返回杂志首页

北基伍:
逃亡与生存

 

去年10月,当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战火肆虐之时,红十字志愿 者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同事们努力援助约20万名被迫逃离家园的 平民。其中三人向我们讲述了他们的经历。  

露西是刚果民主共和国红十字会的 一名年轻志愿者,她说:“11月 1日,经过一段动荡不安的时期之后, 我们终于得以从戈马赶到基巴蒂进行救 济。我们知道数以千计包括妇女和儿童 在内的平民聚集在这个之前早就建好的 小型流离失所者营地。但是现实情况比 我们预想的更为艰难。新来的平民一无 所有。没有食物,没有像样的住所,有 时候甚至连水都没有。”

暴雨整夜不停地敲打着基巴蒂的 地面,这个村子周围有两个流离失所 者营地,距离北基伍省省会戈马不过 几公里。大清早,天色灰暗,阿涅斯* 恐惧地从临时住所里探出身子,浑身 发抖,害怕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所说 的住所其实不过就是一块系在树枝上 被雨浸透的布。在布的下面,一个不 到18个月大的骨瘦如柴的小男孩睡在 一堆树叶上。母亲独自坐在路边,目 光黯淡地盯着男孩身上破旧的衣服, 怀里抱着第二个小孩。

同是24岁的阿涅斯和露西在营 地入口处碰面了。阿涅斯站在人群之 外,她饥肠辘辘,疲惫不堪,并且显 然受到了精神创伤。露西是红十字工 作组的一名成员,工作组准备为基巴 蒂的流离失所者发起紧急援助活动, 从提供基本物品开始——发放食品, 水和基本的生活用品。几天后,5万名 基巴蒂流离失所者会收到食物配给, 并且送水卡车也开始进行日常的干净 饮用水的运输。

强暴的受害者

两个女人很快熟悉起来,阿涅斯 向露西透露自己在和家人逃难的时候 被强暴了。她满身伤痕并遭到丈夫的遗 弃。现在支撑这个年轻女人活下去的唯 一理由就是确保她孩子的生存。露西 动情地说:“每当想到这些人们的苦难, 我脑海中就浮现出阿涅斯和她的小孩 子们呆在通往基巴蒂的路边的画面。”

位于难民营外围地区的医疗中 心是用塑料布搭建的小房子。饱受特 别精神创伤折磨的人,例如性暴力受 害者,可以在这儿接受完全保密的服 务。这个咨询中心向性暴力和其他虐 待行为的受害者提供援助。红十字国 际委员会向在南北基伍省的34家此类 中心提供支持。

另外一名年轻的红十字志愿者夏 洛特双眼闪闪发光,她说道:“我们 的咨询中心在十月份的暴力事件中遭 到了抢劫。11月份的时候,我们不得 不重头再来。”自从当上一名社会工 作者,夏洛特共接待了200多名像阿涅 斯这样的妇女,她解释说:“遇袭之 后,最为急需的通常就是医疗救治。 但是我们决不能忘记受害者还常常遭 受到无形的伤害——心理创伤,这需 要更长时间来恢复。”

“受害者来我们这儿时,通常都 已筋疲力尽,处于崩溃的边缘。在这 种情况下,我们会让她在这里休息。 之后,她可能会先离开,然后第二天 再过来。重要的是她感觉放松。她也 要明白不论是她的经历也好,身份也 罢,我们都不会泄露半点。要想一起 找到一个解决方法,我们之间就必须 建立互信。”

夏洛特想起另一名叫佩兴斯* 的 基巴蒂妇女,她是一名37 岁的流离失 所者,在野地里遭强暴时她还背着自 己七个月大的孩子。夏洛特说道:“这 给了她巨大的力量去对抗五个荷枪实 弹的男人, 孩子当时一定掉到了地上, 后来在邻居的帮助下她找到了孩子。”

夏洛特继续说道:“一开始她没 有说到被强暴的事,我想她甚至没有 意识到自己的头正在流血,她唯一在 意的是找到了孩子。虽然这位母亲受 到了折磨,但还是很开心。”志愿者 总结道:“佩兴斯很幸运,因为这些 故事的结局通常要悲惨得多。”

失散儿童

咨询中心旁边是一个刚果民主共 和国的红十字会小组,其任务是应对 另一个基本需求——重建家庭联系。 流离失所者在那里给其在前线失散的 亲人写信。

大部分人因为不一样的原因去那 里,有的是发出寻人请求以寻找在混乱 的逃亡中失散的孩子,或者是报告他们 找到了一个无人陪伴的儿童。

普罗斯珀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 作了15年,他解释说:“这是我们这 一地区大规模的流离失所中出现的一 大问题。通常一家人都有七八个,甚 至九个孩子,父母很难将所有的孩子 聚在一块儿并在逃离的人群中一直与 他们保持联系。”普罗斯珀的手机号 码整个北基伍省都知道,人们常常打 这个电话并将与无人陪伴的儿童有关 的信息告诉他。

自从危机爆发伊始,由红十字会 国际委员会登记的无人陪伴儿童的名 字就在五个省级广播电台每天播报三 遍。由于这一努力,几十个孩子与其 亲属团聚了。普罗斯珀解释道:“最 小的孩子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我们就 为他们拍照并将照片在全省的流离失 所者居住区中展示出来。”

在他身边, 一个瘦弱的小女孩 在哭泣,每次红十字志愿者要给她照 相,她就捂上眼睛。收养她的那个流 离失所的家庭给她取名格雷丝,因为 他们也不知道她的真名。这个骨瘦如 柴的孩子被人发现的时候,正忐忑 不安地待在父亲的尸体旁,她所在的 村子刚刚被武装分子“造访”过,那 里一片混乱。拍完照片,格雷丝跑到 新妈妈的怀里,扭头看着那些志愿者 们,然后对普罗斯珀腼腆地笑着。

冲突的受害者在今后多年心里都 会带着这些悲惨事件烙下的伤疤。尽 管身边暴力不断,也不安全,但是像 露西,夏洛特和普罗斯珀这样的救援 人员每天依旧在尽最大努力给这些生 活在恐惧当中的人们带去些许安慰。

奥尔加·米尔切瓦
奥尔加·米尔切瓦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戈
马的一名传播代表。
*并非真名


2008年11月7日, 在基比茨村庄附 近,新的战斗爆发 之后人们在逃亡。
©REUTERS / STRINGER,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2008年11月20日,在战争纷乱中失去父母的孩子在刚果东部城市戈马的 唐博斯科中心吃饭。
©REUTERS / FINBARR O’REILLY,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9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