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警惕甲型H1N1流感

 

漠不关心是对抗流感传播的主要障碍之一。

国际联合会紧急情况中心卫生事务资深官员塔马姆•阿卢达特表示:“严重的流感大流行仅次于核毁灭,是唯一能影响全人类的事件。”

作为一名医生,阿卢达特不喜欢夸张,但作为国际联合会协调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应对甲型H1N1流感工作组的核心成员,他深知这种病毒在当今全球化的世界是多么容易肆虐起来。他指出,1918年,由一种H1N1流感病毒引发的西班牙流感夺去了5000万人的生命,世界上多达40%的人受到感染。

他说:“那时还没有全球航空旅行,但记载显示非洲边远地区的人群也受到了感染。所以说今天这一病毒会传播得更快更广。”

流感病毒变异很快,新型病毒不断出现。自1918年起,已出现过三次致命的“流感大流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定义,“流感大流行”是指流感病毒在世界至少两个主要地区广泛传播。

2009年6月,世界卫生组织在应对墨西哥爆发的一种新型H1N1流感时宣布,这是41年以来全球首次遭遇流感大流行。

虽然由鸟类、猪和人类的遗传物质组成的新型流感病毒的出现让世人为之震惊,但专家们过去几年来一直在为应对流感大流行做准备。

自2007年12月起,国际联合会与联合国及非政府组织一道,同世界各国政府一起研究应急备灾预案,一俟流行病爆发马上落实到社区。

国际联合会流感处主任罗伯特•考夫曼表示:“2005年禽流感爆发时,在传递公共卫生信息和培训受影响社会群体方面,国际联合会积累的经验有助于我们为应对H1N1做准备。” 他警告说,H1N1流感是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而且很少有人对此具备免疫力,因此就更加令人担忧。

墨西哥的实例

墨西哥4月份一宣布首批H1N1流感病例,墨西哥红十字会就发起了公共宣传活动,散发了220万张传单和20万份海报,还发放了超过10万个口罩。

“人们很严肃地对待这场威胁,感激我们所提供的一切。”墨西哥红十字会救援行动主任艾萨科•奥克森豪特表示,“人们对宵禁或关闭饭馆、酒吧和公园没有抱怨,大家有一种很强的团结精神。在两个月的传染高峰期内,志愿者人数从12000名倍增到25000名。”

在人们对新型H1N1流感知之甚少时,墨西哥首当其冲遭遇到这次危机。

截至2009年7月,实验室确认墨西哥报告的病例超过1万例,死亡119例。但新型流感的传播速度在减慢,最可怕的阶段已经过去,至少在第一波传染期内是这样。

阿卢达特表示:“我们在墨西哥所看到的是,人们对有关避免去人多拥挤的地方、勤洗手和打喷嚏时捂住鼻子等公共宣传信息很重视。这确实有助于遏制这种疾病的蔓延,并彰显了在宣传有效信息从而改变人们行为方面,各国红会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墨西哥为世界发出了预警。4月至7月间,该流感病毒蔓延到100多个国家,死亡429例,感染人数超过13万。到7月份,186个国家红会中有130个对该疫情做出反应,他们为政府提供建议,宣传公共卫生知识,送患者去医院,保证血库供血,并协调民间组织的合作。

例如,在意大利,一队队志愿者在机场和港口忙碌,发布有关信息,并协助卫生部对旅客进行抽检。

意大利红十字会H1N1工作组负责人乌尔里克•安杰洛尼表示:“一开始,人们迷惑不解,也不那么感兴趣,但当他们明白所面临的危险后,就开始认真听取我们的建议并照着去做。”

防患于未然

让群众意识到危险的存在但不给他们造成恐慌,这是一种微妙的平衡。

到2009年年中,第一波流感疫情温和,许多患者表现出轻微的症状,最严重或致命的感染都发生在具有潜在慢性病的人身上。但专家密切注视着南半球在冬季数月所发生的情况,以及该病毒是否会出现更致命的变异。

9月,国际联合会发起了一项名为“防甲流,靠自己”的卫生宣传活动,概括了五项防护措施:勤洗手、戴口罩、保持距离、隔离病患和处理废物。

阿卢达特表示,在许多国家,H1N1是潜在而非实际的危险。“我们知道,它可能是100年来最严重的危机之一,但也可能并非如此。”正是流感的这种“可能是、也许会”的特点给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带来了挑战。阿卢达特说:“对于这一危机,政府应对不力,媒体渐感乏味,而公众除非有亲身经历否则不会给予应有的重视。” 他补充道,所有这些导致了一种自我满足和漠不关心的文化。

为意外情况做准备

疫情严重程度的不确定性也给红十字与红新月应急小组带来麻烦。H1N1在英国尚未达到全国大流行的级别,英国红十字会行动部主任玛格丽特•拉利表示,目前的挑战是如何灵活应变地为意外情况做准备,并针对各种情形制定计划。

她说:“我们估计,疫情温和的话,可能会有25%的人受感染;如果病毒出现变异,情况更加严重,就可能会有50%的人受到感染。我们所知道的是,甲流病毒在今年冬天会持久、缓慢且毫不留情地向我们袭来。”

国际联合会正在与非政府组织和有关行业部门共同制定应急预案,用以应对因疫情造成的医疗、电信和供水供电等重要服务中断。据估计,在首都关闭的数日内,墨西哥国内生产总值损失了0.5%。

发展中国家面临危险

在发展中国家,卫生系统因疾病、贫困和自然灾害的负担已然压力重重,因此即使是中度疫情也可能带来灾难。

考夫曼警告说:“这些国家要在公共信息宣传等预防措施上加大投入,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抗病毒药品或未来研制出的疫苗可能不会及时送达,也不太可能在数量上满足需求。”

许多政府面临一系列卫生问题,但它们没有时间或财力来一一应对,特别是对于因监测系统薄弱而无法确定严重程度的问题。

5月,为了加强各国红会应对H1N1的能力,国际联合会发出了440万美元的初步资金需求呼吁,但仅筹到3%的资金。国际联合会发言人让-吕克•马蒂纳热表示,这表明捐助者更愿意资助本国的备灾项目,而不愿为发展中国家同样的项目投资。

这种情况让阿卢达特感到沮丧。他说:“H1N1不会止步于边境线上,它对人类是一种全球性的威胁,但我们尚未看到全球性的行动。”

克莱尔•杜尔
克莱尔•杜尔是驻日内瓦的自由记者。


墨西哥红十字会志愿者埃拉斯莫•马丁内斯(上)在墨西哥城发放防护口罩。.
©JOSE MANUEL JIMÉNEZ /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可登录www.ifrc.org阅读《流行病划分》
(左) www.ifrc.org

 

 

 

 

什么是甲型H1N1流感?

它是什么?它是一种新型H1N1病毒,H1N1病毒曾导致1918年流感大流行。
其症状是什么?最初症状类似于季节性流感,如发烧、浑身痛、头痛、流鼻涕、咽喉痛、咳嗽以及偶尔呕吐和腹泻。
谁是最易感人群?年轻人,特别是25岁以下的人和具有糖尿病、哮喘和肥胖症等潜在慢性病的人。
如何保护自己?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如勤洗手,打喷嚏时捂住鼻子,避免去人多拥挤的地方,生病的时候待在家里。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09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