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城市暴力
不是战争,甚似战争

 

随着世界城市化的日益发展,许多城市的暴力活动愈演愈烈。在有些地方,暴力冲突一再发生,使那里的生活基本与战争地区无异。随着快速的城市化,暴力的社会背景也在发生变化,给提供援助者和为阻止冲突而工作的人们带来了新的挑战。  

在里约热内卢北部的猴子山贫民区,两个贩毒团伙在激烈交火。警察闻讯大举出动,他们全副武装,携带自动武器,开着装甲车,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和迷宫似的巷子里呼啸而过。

突然,子弹射入头顶盘旋的警察直升机射去。驾驶员腿部被击中,直升机失去了控制,轰然一声坠毁在地,火光冲天,两名警员遇难。附近大街上枪声大作;燃烧的公共汽车冒着浓烟;当地居民惊恐万状,四散而逃。

这座巴西城市并没有发生战争,但是,这里有许多地方却像在战争中。帮派武装在里约热内卢被称为法韦拉的许多贫民区都有自己的地盘。帮派、警察和民兵之间经常发生枪战。2008年有近5000人死亡。在暴力最严重的一些地区,人们遭受的苦难与武装冲突地区毫无二致。

上述直升机坠毁事件发生后,巴西《环球报》把这起事件称为“里约热内卢战争”。据英国《卫报》报道,里约热内卢宪兵队发言人奥德莱桑托斯就此事表示:“我们的行动决不会停止,直到这些犯罪分子被擒获、逮捕或在战斗中被击毙。”

暴力螺旋式上升

在世界许多地方,城市暴力活动愈演愈烈,给人们带来的痛苦不断增加。这种情况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由于人口自然增长和农村移民的增加,城市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不断扩大。许多报告都表示,全世界有超过一半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地区,今后20年几乎所有的人口增长都将出现在发展中国家的城市里。

已有10亿人生活在贫民区。由于就业机会有限,许多人没有正式工作,为了生活甚至从事犯罪活动。随着国际贩毒活动不断猖獗,贩毒分子手中的武器越来越尖端,从半自动突击步枪到火箭筒,应有尽有。

许多贫困社区由于安全形势差,政府服务部门难以再为那里提供社会服务。许多失学儿童加入帮派组织。高人口密度、阶级差别、社区人口混杂、排外、被边缘化、警察施暴,以及监狱人满为患等等,所有这些都导致暴力呈螺旋式上升。有时,暴力杀人造成的死亡比武装冲突造成的还要多。

“这种现象是否真地存在已经不再是我们问自己的问题了——它分明就在我们面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行动部平民保护处主任皮埃尔让蒂勒说,“现在要考虑的只是我们应该以什么程度介入的问题了。”

整个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都不断要求在城市暴力问题上有更多作为:既要帮助深陷城市暴力之困的受害者,又要从根源上更好地防止城市暴力。

在2007年召开的第30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上,城市暴力成为一个重要议题,与会人员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讨论。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在这些讨论的基础上拟定了一份战略草案,题为《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2010-2020年预防、减轻与应对暴力全球战略》。

同时,国家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通过开展多种形式的活动积极应对城市暴力问题,包括举办急救培训、探讨和平解决冲突的方法、建立自尊、传授新技能等,以期通过长远性方法防止或减少城市暴力。(见第24-25页,《预防暴力 构建和平》)

对于以在冲突和其他暴力局势中采取行动为使命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来说,城市暴力问题是一个需要细心把握的微妙问题。根据国际社会赋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职责,该组织在国际人道法的范围内有权在武装冲突中采取行动,同时也有权介入武装冲突外的“其他暴力局势”。因此,该组织可以在能够有效发挥其作用的时机和地点采取行动,以其国际形象、经验、独立性和中立原则为需要帮助者提供援助。

获得尊重

六年前,当米歇尔米尼格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担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地区代表处主任时,里约热内卢贫民区的暴力活动引起了他的关注。他发现这些暴力活动在规模和表现上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经常遇到的武装冲突很相似:有组织的武装团伙控制着各自的地盘,经常使用军事武器公开交战,受害者遭受着严重的人道灾难。因此,米尼格和其他一些同事提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应该采取行动,使里约热内卢居民的生活“在一定程度上恢复正常”。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否应该对城市暴力采取行动问题上,米尼格是早期拥护者之一。

于是,2008年12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里约热内卢一些条件最差的贫民区开展了一个试点项目。一年多以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巴西红十字会和一些当地组织一道在这些贫民区中的贫民区——每个贫民区中最受忽视及最困难和最危险的地区——开展援助工作。

“我们先为这些社区的居民举行急救培训,让大家看到我们在做什么工作。”米尼格说,“我们通过这种方法一步步地获得人们的接受,从而使我们现在能够了解更多的社区情况,触及更严重的问题,而且我们以此受到了尊重,而不是成为帮派、警察或军人的攻击目标。”

1998年以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直与巴西的警察和武装部队开展合作,培养他们把国际人权标准和人道原则融入他们的工作中。

但是,与帮派组织在人权问题上达成共识对人道工作者是一项全新的挑战。这些帮派没有明显的政治目的,也没有明显的推翻政府的意图。他们的动机主要是贩毒挣钱和控制地盘,以便可以自由追求他们的目标。那么,动机问题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否介入难道会有影响吗?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行动部负责全球事务和政策的副主任安杰拉古辛表示,对暴力动机的分析不是该组织进行介入的根据,决定该组织是否介入的根据是暴力造成的人道需求。

“就冲突问题而言,红十字行动从来不与动机问题相联系。”她说,“我们从来没有说过我们是否介入一起暴力取决于其动机是否高尚。我们之所以介入,是因为发生了暴力,而且是有组织的、造成了人道后果的暴力,我们要努力减轻人道后果,并防止这种情况发生或再次发生。”

然而,介入的具体标准要根据特定情况而定。在里约热内卢,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来自贫民区的巴西红十字志愿者一道,在得不到政府基本医疗服务的社区为居民提供基本的人道需求服务,如接种疫苗、预防性传染病和肺结核、举行急救培训等。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里约热内卢代表处主任费利佩多诺索表示:“我们把治疗登革热作为在贫民区开展工作的突破点,为社区居民举行培训。”

通过开展各种活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获得了人们的接受,建立了社区网络,并帮助易受伤害群体免受暴力伤害。“贫民区中有些人非常容易受到伤害,”多诺索说,“所以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将他们纳入援助系统,从而避免沦为武装暴力的受害者或参与者。”

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对武装冲突之外的城市暴力采取行动的必要性。南亚行动处主任雅克德马约担心这种行动会影响该组织履行自己的主要使命。

“在一个和平国家,国际人道法是不适用的时也没有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赖以以传统方法提供服务的武装暴力局势时,就会产生这样的问题: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如果动用其资源和机构可信性,那么它应该依靠什么根据、基于什么标准和采用什么方式?”他说,“在和平国家采取行动可能会产生某种与我们在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工作不一致的情况,而且要使用的资源本可以用于更符合我们核心职责的其他地方的行动上。”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达成的共识是,关于城市暴力的介入问题,在采取介入行动前,必须根据具体个案决定是否介入,并且要确定明确的目标。必须要有明显的由有组织武装暴力产生的人道需求,而且这种暴力必须是经常发生的,而不是偶尔出现的。同时还要考虑一些重要问题,比如:暴力的动态表现是什么?有组织团体控制有地盘或人口吗?有无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可以与之对话的帮派头目?我们是否此前已经在当地现场开展工作?

“我们正在制订介入的标准。”皮埃尔让蒂勒表示,“除了暴力活动必须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组织的之外,它产生的人道后果还必须很严重。然后,根据该国的具体情况进行区分——该国是否已经有一套当局监控局势的有效机制?我们是否真地能够起到有价值的作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不应试图同时出现在各个地方,而只应出现在能够起到作用的地方。”

法律问题也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一国警察或武装部队与帮派组织之间的武装对抗可以被视为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因此国际人道法无法适用于这种情况吗?普遍的共识是,对这些问题的回答从原则上讲是“不”,因为国际人道法在这里不适用,甚至可能会产生不利的影响。例如,对抗双方会被视为“战斗员”,杀死对方成为合法行为,还会容忍战斗带来一定数量的附带损害——在城区内的一种危险局面。

但一般来说,情况并非那么泾渭分明。有时形势非常严峻,需要动用军队或警察部队与有组织的武装团伙作战,各方的武器装备都非常尖端。墨西哥在沿墨美边境城镇进行的“禁毒战争”就是很好的例子。为这种局势中的受难者提供保护,最佳法律框架是什么?是人权法还是国际人道法?

对于受害于城市武装暴力影响的人们来说,这种法律区分是没有多大意义的。暴力产生的影响通常并无二致——朋友和家人死亡、受伤或失踪;人们流离失所,社会基本服务无以为继。

这些基本的和紧急的人道需求要求必须做出应对。

提供用水

里约热内卢并非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战争之外的城市暴力做出反应的唯一地方。海地前总统让-贝特朗阿里斯蒂德流亡海外后,2004年到2007年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海地国家红十字会在太子港为暴力受害者提供了援助。

帮派组织控制了太阳城和马蒂桑等贫民区,他们实施绑架、强奸和殴打,恐怖笼罩当地人民。由于情况十分严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采取了应对措施,计划改善这些贫民区的清洁用水供应,并与海地红十字会合作开展急救和运送伤员。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武装组织事务顾问奥利维耶班格特表示,海地的行动在应付帮派组织上堪称典范。他说,与帮派头目达成对话并不困难,但与他们对话跟与武装冲突中的反叛组织谈话有所不同。

“不要与他们谈国际人道法,”他说,“可以谈一些没有威胁性但能改变现状的话题,比如尊重红十字和医疗人员。也可以谈在他们控制的地盘上开展项目以及如何对待工作人员。”

经过努力,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海地的许多帮派头目就一系列规则达成了共识,包括不伤害或威胁红十字工作人员,为红十字车辆和人员提供安全通道,不伤害受伤人员——即使是敌对帮派的伤员。正如班格特所解释的,帮派组织也从中有利可图。他们的家人也生活在这些社区里。清洁水供应和救治伤员对他们同样有益。

“总体上没有发生严重问题。”他表示,“只是出现过一些小事故。但是,在三年时间里在这些完全没有法律约束的人身上取得这种效果已相当不错了。”

基础设施对海地的行动非常重要。由于太阳城的安全形势很差,海地的水务部门——海地自来水公司(CAMEP)——无法在那里管理或维护供水系统,当地人难以获得安全用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用近三年时间在那里建起了新的供水网,同时,随着信心不断增加,海地自来水公司逐步恢复了对供水系统的所有权。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行动部水与卫生设施处主任罗伯特马尔迪尼表示,恢复用水供应是个重要开端。“它使我们在太阳城获得了人们的接受,而且有助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开展更多的行动,如保护平民。”

但是,那里的工作仍然不太好做。例如,有时帮派组织强迫急救人员先将他们的伤员送往医院。不过,海地红十字会太阳城急救站协调员瑞德塞洛热表示,他遇到的大多数人现在都认识到,红十字是中立的,会为各方的人提供帮助。

2009年8月他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一个摄制组说:“今天上午我们往医院运送了五个人,其中四人受了枪伤。现在人们很支持红十字,因为红十字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而以前没有红十字时,许多本来可以被救活的人都死了。”

埃米塞拉芬 驻巴黎自由记者



在里约热内卢的贫民区,人们对见到枪已经习以为常。警察特别行动组成员在帕旺贫民区挨街巡逻,作为 ‘和平’演习的一部分,打击和驱赶贩毒分子。
©Nadia Shira Cohen

 

 

 

 

 

 

 

 

 

 

 


城市暴力给家庭和社区带来了很多不幸。图为苏格兰格拉斯哥城系在街头栏杆上的一束花,纪念一名被帮派成员杀害的人。
©REUTERS/David Moir,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我们一步步地获得人们的接受,从而使我们现在能够……受到尊重,而不是成为帮派、警察或军人的攻击目标。”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拉美地区代表处主任米歇尔?米尼格

 

 

 

 

 

 

 

 

 

 

 


家属哀悼一名宪兵队警员,该警员在当地一个酒吧执行监视任务时被杀害。在里约热内卢,平均每星期有三名警员遇害。 Photo:
©Nadia Shira Cohen/ICRC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巴西红十字会在贫民区开展的项目帮助脆弱群体得到社区服务,志愿者们希望通过教育活动引导孩子远离暴力。
©Patricia Santos/ICRC

 

 

 

 

 

 

 

 

 

 

 

“今天上午我们送了五个人去医院,其中四人受了枪伤。现在人们很支持红十字,因为红十字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而以前没有红十字时,许多本来可以被救活的人都死了。
” 海地红十字会急救协调员瑞德塞洛热

 

 

 

 

 

 

 

 

 

 

 


一名中国男子在强制戒毒所的宿舍内抽烟,该戒毒所位于中国东部安徽省省会合肥。武装帮派团伙不断把毒品运入中国,到城市打工的农民工成为他们新的目标。
©REUTERS/Jianan Yu,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