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战地救护 面临危险

 

在世界各地,冒着生命危险在冲突地区提供医疗救助的人们正面临越来越严重的威胁。对那些要前往接受救治的人来说,情况更加糟糕。  

在阿富汗南部赫尔曼德省杂乱无章的农业区那德阿里,一个受了枪伤的男子被送到红十字国际委员(ICRC)会在马尔杰的急救站。医疗人员迅速处理他的伤口,并用当地的出租车将他送到坎大哈的米尔韦斯医院——医院距急救站有几个小时的车程。行驶在遍布自制爆炸装置的道路上,出租车被拦在了市区入口的一个警察检查站。

当出租车司机同警察争论到底应该把伤者送去审问还是送到医院去时,时间就这样被浪费了。一位ICRC的代表用手机给检查站打电话说:“我们理解你们对安全的考虑,但是请让伤者得到治疗。你可以晚一点再盘问他。”

出租车被允许通过检查站,伤者被送到了医院。

不是所有伤病员都能如此幸运。一些人躺在车后座遭受病痛折磨几个小时,只因为他们的车在检查站被阻,甚至还没来得及接受检查。另一些人则因为出于安全原因道路被完全关闭而只好下车步行或被别人抬着走。一次,一个年轻女孩在自己村里的一次爆炸中受伤,她在被送到阿富汗北部的昆都士地区医院后不久就死了。由于道路被军队封锁,她父亲不得不抱着她步行一个小时才将她送到医院。

战地救护面临威胁

战地救护无法得到安全保障是当今世界各地冲突和动荡中的一个严重问题,而上文所提阻碍伤病员到医疗机构接受治疗的情形只是这个问题的一个方面。在各地的冲突中,袭击医疗设施、医护人员和救护车以及阻碍伤员获得帮助的事件比比皆是。

在索马里和斯里兰卡,医院被炮轰;在利比亚和黎巴嫩,救护车遭到枪击;在巴林,医务人员因为治疗抗议者而受到审判;在阿富汗,医护人员受到来自敌对双方的威胁,要求他们停止与“敌人”一起工作或停止医治他们。从哥伦比亚到加沙,到刚果民主共和国,到尼泊尔,医疗机构、医护人员和医疗运输工具的中立立场得不到尊重,它们遭到攻击,并为了军事利益而被滥用。

这种对战地救护之神圣不可侵犯性的无视使红十字与红新月和其它医疗人员首当其冲地受到影响。当急救人员、军医和救护车司机冲向前线挽救伤员的生命并将其撤离到安全地带时,他们就尤其面临暴力的威胁。

2004年到2009年间,有57名运动的志愿者在执行任务时遇害或负伤。大多数伤亡是由于处于交火地带所致,但也有一些是因为成为蓄意攻击的目标。中东一个国家红会的救护车司机还记得2009年发生的可怕一幕,当时他的救护车受到直接的威胁。“我毫不怀疑当时一颗导弹瞄准了我们,”他说道,“我根本不知道它的目的是要杀死我们还是向我们发出警告让我们离开,但它肯定瞄准了我们。”

类似的事件时常发生,但是没人知道它们发生的频繁程度如何。医学期刊《柳叶刀》2010年1月的一份研究表明国际或国内组织很少系统地报告在冲突中发生的破坏医护人员和医疗设施受保护地位的行为,因此,人们对这一问题的范围和严重程度缺乏了解。

ICRC在2008年已经认识到这一空白并开始在其工作的16个国家开展一项研究,记录下对医护人员、病人和医疗设施的袭击。记录的数字是令人震惊的。但是更令人震惊的是认识到这些统计数据仅仅代表了冰山一角:它们并不包括不安全所导致的复合成本:医护人员离开他们的岗位,医院物资供给耗尽,免疫注射计划被迫终止等。这个问题比最初预想的要严重得多。

尊重医务工作者

8月,为了提高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并鼓励红十字与红新月工作人员、其它专业医务人员、军队、政府和非国家参与者等采取行动来改善战地救护的安全,ICRC发起了一项全球宣传活动“战地救护面临危险”。它还将是第31届国际大会确保遵守《日内瓦公约》的外交努力的一个核心部分, 该公约要求保护武装冲突中的伤病员,并为此提供必需的人员和设施。

ICRC和许多国家红会正在做大量工作设法在武装冲突和国内动荡中接触和救治伤员,并对医疗设施加以保护。他们的有些举措是从法律出发:向国家和非国家参与者宣传国际人道法,以及当发生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时,向他们提出交涉。有些则是提供实物支持,例如用沙袋和防爆膜保护医院,在其屋顶或两侧.用红十字或红新月标识,以及向救护车医务人员传授更安全的解救伤病员的技巧。还有一些富有创意的做法为无法获得医疗救护的人们带来一线生机。阿富汗南部的出租车转送服务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见下一页)。

尽管这些措施都很有效,但重要的是,如果各方的战斗员能够更好地尊重规制武装冲突的法律的话,那么这些措施中有很多都是不必要的。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让国家和非国家参与者遵守法律,而不是令医疗工作者在一线应对违反相关法律所导致的生死后果。


在黎巴嫩-叙利亚边境附近的黎巴嫩士兵和一辆红十字会的救护车。
Photo: ©Reuters/Omar Ibrahim,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一个阿富汗男子背着他受伤的女儿向位于阿富汗赫拉特的医院走去。
Photo: ©AFP PHOTO/Arif Karimi

 

 

ICRC16国
调研结果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发表的一份新报告表明,在长达两年半的研究期间内:
• 1834人在医疗设施中遇难或受伤,其中包括368名病人,159名医疗工作者。
• 医疗设施因爆炸而被破坏的事件有116起。
• 救护车因袭击而被毁坏的事件有32起。
• 政府武装力量和其他武装团体对这些攻击均负有责任。
• 所有事件都产生严重的“连锁反应”,使人们急需的战地救护服务持续减少。查阅报告请点击: www.icrc.org

 

 


在索马里摩加迪沙的梅迪纳医院,医生正在收治一个病人——一个腿被子弹打中的平民,梅迪纳医院得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支持。
Photo: ©André Liohn/ICRC

 

 


在利比亚米苏拉塔,一辆靠近前线的救护车。
Photo: ©Reuters/Zohra Bensemra,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菲奥娜 · 特里
菲奥娜·特里长期从事人权活动,她在世界上很多地方工作过。她是《注定重复?人道行动的矛盾》一书的作者。

战地救护面临危险

混乱中的 医疗救护

随着在阿富汗南部提供医疗救护变得更加危险,坎大哈的米尔韦斯医院成为危险地带中的一个绿洲。

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呼啸声,两架战斗机从坎大哈机场起飞。同时,在城市近郊,发出规律的‘呜呜’声的军用直升机在人们头顶上空飞过。在远处,一架飞艇在干旱的山区上方盘旋,执行长期的警戒任务。同阿富汗南部的大多数地区一样,坎大哈省属于交战地带。

从去年冬天起,联军方面逐渐加强了在坎大哈周边省区的进攻。在暴力和动荡造成的政治裂痕中,仍然还有一个地方让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医疗救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支持的坎大哈政府医院免费收治所有伤员和病人。

位于坎大哈市区的米尔韦斯医院建立于1975年,是一座橄榄绿色的朴素建筑。医院为因冲突而受伤的人们提供服务。同其他为极端贫困人群提供医疗服务的医院一样, 米尔韦斯医院也试图提供全套服务——从产科服务到传染病治疗,以及为交通事故受害者做急救手术。

这是一个危险的工作。米尔韦斯医院向4个南部大省的将近4百万人口提供医疗服务,医院四周遍布的战斗既加剧了慢性的健康危机又严重地限制了人们对医疗服务的获取。

为了避开战斗或检查站,或者仅仅因为无力负担交通费用,人们常常要背着生病的儿童走几天或几个小时。那些受了重伤的人——包括在战争中受伤的人——通常因为交战各方设置的重重路障而失去了宝贵的时间。此外,战争使得正常的急救服务陷入极大的危险之中,所以熟悉道路的当地出租车司机常被雇佣,作为非官方的急救队将伤员送去医院。

“出租车司机比其它任何人都更熟悉当地,”ICRC的医疗代表亚历克西斯·卡班达说,“他们知道走哪条路可以到达目的地。司机所在的社区也挑选他们从事这项工作,我们给这些司机一个ICRC的身份证,有了身份证他们就可以通过军队或塔利班的检查站。”

交火中的儿童

但是,直接受冲突影响的病人不仅限于参战者。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的3个儿童是在最近的空袭中受伤的。他们的脸部和四肢被涂上了一层治疗严重烧伤的白色药膏。

在同一个病房里,一个5岁的女孩正在费力地呼吸,她的胸部被地雷弹片击中。她的父亲——一个牧民——毫不掩饰他的愤怒:“我们那里到处都是自制地雷,”他说。“我们这些在牧场上放羊的人一直都很害怕那些地雷。我祈祷上帝带给我们和平和安全。”他叫艾哈迈德·扎伊,住在查布尔省的首都卡拉特附近,这个地方非常不安全。至于女儿的命运,他选择依靠自己的信仰:“我们非常高兴我们的女儿正在这里接受治疗,但是生死是由上帝决定的。”

不安全还导致该地区医疗条件的整体恶化。很多病人因冲突而患上营养不良、脱水以及卫生条件差而导致的疾病,来到米尔韦斯医院治疗。阿卜杜勒·瓦西来自潘杰瓦伊。潘杰瓦伊是坎大哈省的一个区,那里的战斗仍然特别激烈。他冒着极大的危险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坎大哈的医院。他的儿子得了急性腹泻,如果得不到治疗将会因脱水而死。穿过枪林弹雨,冒着地雷和被绑架的危险,他及时赶到了坎大哈。

但是,到坎大哈的路途艰难,很多人死在途中或根本没有打算去。“一些孩子死了,因为我们无法将他们送到医院。每天都在打仗,”瓦西抱怨道。在儿科,因为他们的父母无法到达医院,很多脱水的儿童—有时是因为感染了无害的病毒—到了最后一刻才被送来。

“我们竭尽全力医治孩子们,但是令人悲痛的是还是有一些孩子没能救活,”ICRC的一位儿科护士拉谢尔·科尔德说。“最残酷的是有时候这些孩子是死于在发展中国家都很容易医治的疾病。”

有很多时候,父母们因为害怕被卷入暴力而不能上路。但是还有一些复杂的原因影响人们来这里获得医疗救助。一些父母们太穷了,他们负担不起到医疗机构的交通费用,一些则从来没有学过如何识别疾病的早期症状。其它人可能不知道有哪些医疗服务或不了解其它重要的卫生问题,例如在母乳喂养期给孩子断奶的最佳办法。

阿富汗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也是文盲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儿科主任萨迪克医生认为该地区的不安全、缺乏教育与疾病传播和营养不良之间存在联系。“妇女们有时候不知道应该在孩子六个月大以后喂他们固态的食物,”萨迪克说。“通常她们要等一年,这样就太晚了。很多时候,父母们因为某些其它原因把孩子送来,我们会告诉他们孩子也患有营养不良。”

致命的炎热

气候也使得本已经恶劣的卫生条件进一步恶化。由于每年初夏就开始出现极端高温,儿科的住院儿童数量一直在稳定增加。一个上午,在登记了约120名儿童后,萨迪克又接收了另外31个新病人。这些儿童中有75%患有急性腹泻。

ICRC的药剂师本杰明·尼亚基拉表示,炎热——白天气温摄氏40度——加上恶劣的卫生条件为细菌在水中和食物里的繁殖创造了理想条件。他记录下了自从初春开始细菌感染病例的急剧增加。

幸运的是,米尔韦斯医院已经在稳步改善其诊断设备和服务,以便能够治疗更多的疾病。

ICRC帮助改造升级的实验室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以前我们只能发现10%左右的疾病,”实验室助理穆罕默德·纳赛尔说。“现在,有了计算机和ICRC的支持,我们可以发现85%的疾病,也学会了更好的治疗方法。在这种条件下工作真好。现在我们感觉自己非常有用。”

尽管该地区更加不稳定的安全局势带来了各种挑战,对大多数人来说,米尔韦斯医院仍然是一个经历了三十多年冲突的国家里的希望之岛。在这种环境下工作在精神上很折磨人,但是ICRC的儿科护士芭芭拉·特恩布尔并不后悔:“我们来到这里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而且我热爱我的工作。从小时候起,我就想成为一名护士—而且是红十字会的护士。”


一名男子坐在自己孩子的病床边。他的孩子在一次空袭中受伤。
Photo: ©Vincent Pulin

 

 

 

 

 

 

 

“ 我们那里到处都是自制地雷。我们这些在牧场上放羊的人一直都很害怕那些地雷。我祈祷上帝带给我们和平和安全。”
艾哈迈德·扎伊,住在查布尔省首都卡拉特附近的一个牧羊人。

 

 

 

 

 

 

 

 


2010年10月,一辆载着战伤患者的出租车到达米尔韦斯医院。这些病人在他们的家乡扎日村被炸弹炸伤。
Photo: ©Kate Holt/ICRC

 

 

 

 

 

 

 

“ 我们竭尽全力治疗孩子们,但令人悲痛的是还是有一些孩子没能救活。最残酷的是有时候这些孩子是死于在发展中国家都很容易医治的疾病。”
拉谢尔·科尔德
ICRC的儿科护士

 

 

 

文森特 · 普林
文森特·普林是一名驻阿富汗喀布尔的自由记者。

战地救护面临危险

在利比亚前线不惜一切挽救生命


战火中的勇气
在利比亚的血腥冲突期间,医生、护士、救护车司机、运动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们冒着生命危险挽救平民和冲突各方的作战人员。在的黎波里东部的海边城市米苏拉塔,一个受伤的男子被送到医院。
Photo: ©André Liohn/ICRC

 

 


危险的工作
在激烈的战斗中,到达伤员所在地并将他们送到医院的工作是极端危险的。在利比亚北部海岸城市拉斯拉努夫,医生们救治一个来自前线的病人。
Photo: ©André Liohn/ICRC



帮助伤口痊愈
在利比亚东部城市班加西的贾拉医院骨科,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护士利乌·拉德(右)为一个病人检查伤口,这个病人的两条腿都被子弹射中。拉德是几十名到利比亚协助当地医务人员竭力满足巨大需求的医疗代表之一。Photo: ©Gratiane de Moustier/Getty Images for the ICRC

 

 


未知的命运
5月中旬,至少有5名医务人员在利比亚东部失踪。医生、护士和其他人为治疗伤员面临着巨大的个人风险。Photo: ©André Liohn/ICRC

 

 


执行任务时被杀死
一名医生为四名遇难的同事(一名医生,一名救护车司机和两名护士)致哀。这四名救护车工作人员在从艾季达比亚到卜雷加路段中的冲突中遭袭丧生。
Photo: ©André Liohn/ICRC

 

 


准入问题
在利比亚东部海边城市贝达的主要医院里,医生们在研究一个因反对派和政府军交火而受枪伤的男子的X光片。2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将医疗小组送到利比亚东部的班加西,3月底医疗小组进入的黎波里。
Photo: ©Gratiane de Moustier/Getty Images for the ICRC

 

 


红新月志愿者们的精神
利比亚红新月会的志愿者们生活和工作在许多因战争而千疮百孔的社区里。在这里,一个红新月会的志愿者参加了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班加西医疗中心召开的关于战伤外科的会议。志愿者们还发起了一次献血活动,收集医疗物资并送到受影响的地区,分发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和其它国家红会提供的救援物资,提供心理方面的支持,并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起帮助人们打听亲友的下落。“志愿者的团队精神遍及利比亚各地,”利比亚红新月会国际关系主任穆夫塔 · 埃特维勒布卜说。
Photo: ©Gratiane de Moustier/Getty Images for the ICRC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1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