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有家可归的承诺

2010年海地地震两年之后,数千个家庭已获帮助,迁出了避难营地并开始自谋生计,他们的孩子也重返学校。但仍有近50万人住在帐篷里,饱受暴力、降雨、洪灾之苦,还时时面临被驱逐的威胁。对于他们而言,那些曾经许下的承诺在哪里?曾经有过的希望又在哪里?

“我希望住在一个真正的居住区里,”28岁的法比耶娜·约瑟夫说。“这里的环境不适合我儿子。如果我们能离开这儿,对他会更好。”

约瑟夫和她的丈夫及幼子已经在帐篷里住了两年了。她租住的房子毁于地震。“在这儿,一下雨,我们就被淋或被淹,”她说。“这里也不安全;谁都能进来偷东西。”

在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提供的重新安置补助的支持下,这家人将在几周后搬到德尔马斯32号的一处出租住宅。这栋房子有两个房间和一个小门廊,一年的租金是3万海地古德(750美元)。

“以前我不能搬出去是因为没钱,否则我早就离开这个营地了,”约瑟夫继续说。

发展势头

据估计,住在海地首都太子港城里及周边避难营地的人数已经减少到50万出头,而在危机刚开始时,这个数字高达150万。像约瑟夫这样的情况正是变化的原因之一。这一大幅缩减某种程度上反映出居住方案实施步伐正在迅速加快,已帮助数十万人离开营地。

据报道,在整个海地,已有12.5万个家庭的居住状况有所改善。仅国际联合会就资助了其中超过2.5万个家庭。这些居住解决方案绝大多数都是在过去12个月里实现的。

尽管缓慢的重建进展令人沮丧,但仍有许多迹象显现出发展的势头。社区施工队现已经过充分培训,物资的运输线路也已确定,从而保证了国内物资的快速运输。土地确权及在可能情况下取得土地的工作,步履维艰的展开了,这意味着重建终于有所进展。

但这并非易事。如何获取适当的土地是个相当麻烦的问题,根源在于海地复杂的土地所有权法和惯例。一个有效的土地民事体系所应具有的所有重要特征,在海地几乎都不存在。海地的住房和土地所有权危机并不是地震造成的,然而这场伤亡惨重的自然灾害严重恶化了这场危机。

“运动”在海地的住所事务协调员格扎维埃·热诺说;“虽然过渡住房受到一些人的批评,认为这种做法只是权宜之计,但这些住所已成为居住战略至关重要的一部分,它使人们得以摆脱帐篷和不安全的居住环境。”

“约有10万个家庭已被重新安置到过渡住房中,这意味着他们的生活条件得到了显著改善,”他补充道。“而在同样时间内,只可能重建或修缮几千套永久性住宅。”

但如何确保这一发展势头继续增长并持续下去呢?大多数流离失所者都呆在已然拥挤不堪的太子港。虽然过渡性居住方案是成千上万无家可归者的救命稻草,但问题是这里已实在没有足够的空间继续大规模建造过渡住房了。

出租房屋:需要修缮

还要谨记一点:现在住在营地的人当中约80%在地震前住的是租来的房子。而房东往往要求预付一年的租金——这对在地震中失去一切而且没有正常收入的营地居民而言是不可能的。

为此,国际联合会提供补贴帮助他们支付房租,并辅之以财政支持助其恢复生计。此举已帮助数千家庭搬离营地。但许多可供出租的房屋都在地震中严重受损,需要修缮。

“如果说我们都从海地的安置工作中汲取了一个教训,那就是我们的工作方式要有灵活性,”热诺说。

“海地的情况很特别。我们很快就发现,我们必须调整策略以应对这一行动带来的特殊挑战和机遇,”他说。“国际联合会必须制定包括紧急避难所、租金补助、过渡住房、外迁支持、住房修缮,甚至是永久住房在内的多种居住方案。”

总之,我们迫切需要多样化的居住方案。“人道工作的重中之重仍然是为那些因地震而流离失所的人改善居住条件,在这方面我们已经取得了极大进展。”国际联合会驻海地代表处主任爱德华·恰恩说。

“但房屋修缮和重建的速度必须加快。”他继续道,“否则,接下来的几个月,大幅缓解营地拥挤项目(包括联合会的项目)的实施进度无疑会变缓。”

更稳定的基础?

海地在过去12个月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营地居民的数量减少了近三分之二,新政府宣誓就职,报告的霍乱病例全面下降。

尽管海地从未摆脱困境,但进步的迹象还是显而易见的。根据“初期恢复组”的最新估计,清理地震造成的一千万立方米瓦砾的工作已完成近半。成堆的瓦砾阻碍道路、比比皆是的景象已明显减少。

太子港的街道两旁都是新开业的小摊贩和商店。在一些最著名的营地,只有几个空荡荡的帐篷才会使人想起数十万人曾住在这里。

重建工作中的政治因素也会影响海地的恢复速度。虽然海地的新总统已于2011年5月宣誓就任,但不稳定的政局仍在影响着恢复工作的进度。特别是总理的任命造成政局紧张,继而导致任命拖延,这意味着其他多个关键职位仍然空缺。2012年初,海地在建设一个更有力、更稳定的政府方面似乎取得了进展,这也使捐款国对于确定主体捐助方案更有信心。但是2月份的总理辞职又令人对政府未来的稳定性产生了怀疑。不过,最近海地政府设立了一个新的政府部门专门负责民宅和公共建筑物的建设,并正式颁布了支持缓解营地拥挤状况的国家计划。“16/6项目”旨在支持关闭太子港的6个营地并翻修16个居民区。

国际联合会通过其在梅门营地的工作支持这一动议,这里住着近2000个家庭。1500多个家庭已经离开营地,主要是通过获得租金补助。但未来会怎样?接下来的几个月甚至几年中,这样的营地有可能在海地彻底消失吗?有数十万脆弱的海地人无处栖身,并不能仅仅归咎于2010年的地震。

长期以来,海地一直面临严重的住房短缺。人们为了找工作而纷纷涌入首都,导致太子港在震前就已有相当数量的人没有适当的地方居所。

“事实是,数以万计的人可能会留在营地,一些较大的营地有可能变成永久性的定居点、棚户区甚至是贫民窟”,恰恩说。“海地政府和地方当局必须识别那些有可能变成事实上永久定居点的营地,并设法将之纳入城市规划和发展。”

国际联合会还呼吁海地政府,在召集海地重建参与方共同加入重建工作整体框架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鉴于“海地重建临时委员会”已经期满,而是否延期仍在讨论当中,因此政府目前在这方面的责任就更大了。

住房匮乏

虽然在过去12个月中,重新安置流离失所者的工作进展令人鼓舞,但各方公认的一点是:现在计划的住房解决方案不能满足需要。目前,在海地开展工作的援助机构计划再建约4万套住所,但仅住在营地内的家庭就超过12.7万个,在营地外,还有更多人无处栖身。

国际联合会现将其目标提升至:为3.7万个家庭提供住所,并将工作重点放在提供租金补助和住房修缮,包括帮助人们搬回原来的居住区。联合会的恢复方案使当地居民和政府官员都参与其居住区修复的工作,同时综合考虑住所、卫生设施、水、生计、健康、教育等关键服务以及降低风险的方案。

在德尔马斯30号,这一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密密麻麻挤在弯曲巷道两边的房子就是住在这里的几十户居民的家。德尔马斯山谷的山坡上,视野所及之处堆满了垃圾和瓦砾,构成一副触目惊心的背景。

在过去6个月中,国际联合会工作组同这里的居民一道力图解决眼下的部分紧急需求,并确立以社区为主导的居民区长期重建方案。当前的工作重点已使住所有所改善。到目前为止,他们已在该居住区内见缝插针地修建了162套过渡住房。

需要解决的问题

42岁的玛琳·洛蒂和她的3个孩子最近回到了德尔马斯,搬进了一间过渡住房。“在这个居民区,我们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洛蒂说。“但首要问题是要有厕所、水和电。”

规划的重建项目包括改善排水系统和清扫山谷。当地政府对该项目给予密切配合,并从当地社区雇用建筑工、泥瓦匠和工人,并计划于2012年初开工。

国际联合会还通过现金补助和职业培训的方式,为当地居民谋生提供支持。洛蒂就在她的小屋子外面卖些吃的东西,摆出的东西有意大利面、玉米片和曲奇饼干。

“虽然只是小买卖,但我能赚钱养活孩子,”她说。“地震前,我的生活很稳定,我想扩大现在的生意。我知道我能做到,我能把自己的生意做好。”

“我的两个大点儿的孩子一直都在上学,不过今年因为没钱,他们不能上学了。我所面临的困难就是在这里生活的困难。生活艰难啊。”

贝姬·韦布
贝姬·韦布是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驻太 子港的传播代表。


国际联合会致力于帮助将太子港梅门8号营地的居民重新安置进更好的住处。营地的规模正在逐步缩小。尽管如此,许多家庭仍留在这个帐篷 区。营地委员会成员雷登斯·弗里茨·皮埃尔在巡视过程中凝视着这片居住区。 Photo: ©Ben Depp/IFRC

 

 

 

 

 

 

 

 

 


2010年,国际联合会资助一个全部由失聪者组成的建筑队,在太子港的拉皮斯特营地搭建住所。 Photo: ©Ben Depp/IFRC

 

 

 

 

 

 

 

 

 

 

“我们已经取得了极大进 展。但房屋修缮和重建的速度必 须加快。”
爱德华·恰恩
国际联合会驻海地代表处主任

 

 

 

 

 

 

 

 

 

 

 


28岁的法比耶娜·约瑟夫和她的儿子站在出租住宅外面。国际联合会为他们提供了租金补助。 Photo: ©Becky Webb/IFRC

 

 

 

 

 

 

 

 

 

 

 

“我能把自己的生意做好。”
玛琳·洛蒂
42岁,3个孩子的母亲,住在德尔马斯30号居民区。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2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