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Twitter 信息遍世界

 

日本红十字会认识 到积极利用传统媒体和 社交媒体是危机应对工 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2011年3月日本东北部地区遭遇海啸袭击之后那些日子里,红十字医院成了石卷市唯一幸存下来的主要医疗机构。夜幕降临后,医院里发电机供电的电灯像灯塔一样,照亮了原本漆黑的夜空。

尽管医院里挤满了前来治疗与避难的灾民,但有关石卷市的新闻报道却是一片空白。附近的机场被严重破坏,甚至直升机也无法起降。同时,列车线路与公路双双中断,该地区大规模受损意味着记者要花大量时间才能了解到石卷市的受灾情况。

直到一位共同社记者来到红十字医院做了一次相关报道后,各大媒体的记者才纷拥而至。此时,医院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即取消原来要求在发生重大灾害时将媒体限制在某特定区域的做法。

医院计划宣传处主任安倍方明决定尽可能配合和支持媒体,随时接受电话采访和当面访谈,向媒体提供尽可能多的信息。他希望能以此弥补灾后头两天内出现的新闻缺失,让人们在了解核电站事故的同时也知晓石卷市的灾情。因此,他要求员工尽量配合媒体。

重要的信息渠道
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医院的工作人员不习惯面对摄像机,也不习惯应对媒体的各种提问和要求。但在市政府处于停止运作的情况下,媒体成为外界了解城市需求、医院和医护人员现场工作情况及救援工作者所面临的挑战等重要信息的关键渠道。

“媒体不一定会妨碍医疗活动,”该医院的灾难管理协调人员石井正说,“这次灾难让我明白了媒体也可以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

医院甚至允许记者旁听医疗小组的每日协调会。这样,在出现重大事件时——例如在海啸后第九天发现了两名幸存者——医院可以有效应对。当时,两名幸存者在16时被发现后,17时前即被送达该医院。当晚20时,医院与幸存者的一名家属共同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

处理误导信息的tweets
同时,日本红十字会对社交媒体也采取非常主动的态度。地震与海啸发生后,红十字会立即在Twitter上发布了图文简讯,反映红十字应对情的急迫性。在3月11日至14日四天时间里,由@federation(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的Twitter账户)发出的Twitter信息达至220多万人。

但这并不表示日本红十字会在海啸后与媒体的关系总是一帆风顺。红十字会的联络官员松本纱夜回忆说,曾有一条不实信息从一个博客上发出,称日本红十字会从每笔捐款中提取20%的管理费,这条消息后来在Twitter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这则信息导致了更多的负面报道,于是日本红十字会决定澄清事实。“我们不得不在报刊上发了一则广告,声明所有捐款100%都会用于幸存者,我们不会从中抽取一分一毫。”松本说,同时补充道,尽管花在这则广告上的钱并不多,但这些钱原本可以用于赈灾活动的。

“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在这个互联网时代说话必须小心。”松本说,“任何言论都可能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在网上迅速传播。Twitter已成为影响公众舆论的重要工具。如果不对Twitter上正在传播的错误信息进行迅速回应,许多人就会很容易被误导。”

更多信息请参见www.redcross.int


在地震海啸一周年纪 念日,这段由日本红十 字会在YouTube上发布 的视频传送了一则简明 的致谢信息。


一名妇女被用急救车 推往石卷红十字医院。 她和她的儿子是在海啸 发生后第九天在瓦砾中 被发现的,此事引起了 国际媒体的广泛关注。

 


这个由日本红十字会 在YouTube上发布的视 频展现了医院工作人员 是如何迅速应对灾难 的,例如:为接诊大批 伤员做准备,并把大厅 改为分诊区。

 


2011年3月地震发生 后几分钟,日本红十字 会发言人松本纱夜就在 Twitter社交网络上向世 界各地的用户——包括 许多记者——发布了类 似这样的信息。

 

网络特报!

灾难报道:英国 红十字会的一个项目 正在试图改变媒体报 道紧急事件的方法。
我们打断了这个 节目:当时澳大利亚 广播公司切换到了红 十字报道模式。 见:www.redcross.int.

Facebook和Twitter已使人们对大众传播工具产生不同看法
#运动要思考的问题:如何利用社交媒体提高人们的人道意识?

4月11日,当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海岸遭遇8.7级地震袭击时,位于马来西亚吉隆坡的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亚太区办事处也有震感。为避免2004年印度洋海啸悲剧重演,宣传组立即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则直接报道,并紧接着公布了红十字红新月现场发言人的详细联系方式。几分钟之内,来自BBC、CNN、半岛电视台等的采访请求便蜂拥而至,原来这些媒体都在Twitter上密切关注着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的宣传负责人的信息。

在突发紧急事件中,Twitter已经成为可迅速让媒体聚焦危机的强大工具。在成为电视台的头条新闻之前,很多重大消息都首先出现在Twitter之类的网络平台上。如果红十字红新月要被视为可信的第一反应者,那么关键的一点就是要让人们看到我们能在灾难发生后几分钟内在Twitter上发出重要和有用的信息。

Twitter的影响力不仅仅在于其用户数量众多,其交谈性也使其成为人道组织的一种绝佳的、更能表达情绪和个性化的交流机制,从而能够在公共支持者中激起更大的兴趣。

社交媒体的平台使我们可以述说我们是如何帮助别人的和公众如何能够帮助我们。我们可以分享亲眼目睹的故事,上传近乎实时的照片,倡导关心的事务,回答问题和纠正错误信息。但在这个“公民新闻”时代,在我们不能实施编辑控制的情况下,人道组织可能会有什么不利呢?对于像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这样的组织,风险是显而易见的。在敏感的政治环境中开展救援行动时,各类博客中散布的虚假和错误信息可能会给行动安全和接触弱势群体带来有害影响。

当前,一个主要问题是当一则信息在社交媒体中被多次转载之后,“某人的事实”便成为“每个人的事实”。应对错误信息和社交平台上负面批评所带来的声誉风险需要速度、技巧和机智。如果我们要就需要紧急应对的问题与当局密切联系和具有说服力,就不能忽视在危机管理中制定前瞻性计划,并且必须提高批准公共声明的管理系统的效率。

但从根本上说,机遇大于风险。社交媒体是客观存在的,对其视而不见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从其本质上来说,Facebook和Twitter打破了等级障碍,使志愿者能够成为各自国家红会的通信员。国家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的领导者必须接受这种变化,并利用其会员身份所固有的巨大潜能。

帕特里克·富勒
帕特里克·富勒是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亚太地区的宣传处主任。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2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