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向人道投资

 

在布隆迪,志愿行动的力量正让许多社区脱离贫困,摆脱对援助的依赖,并解决粮食安全。

 

受1993年布隆迪种族冲突及随后内乱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就是布班扎省西北部。由于该地区距离有丰富食物来源且藏匿有很多武装派别的基比拉森林很近,战乱给那里很多人带来了他们想极力忘却的痛苦回忆。

“全是痛苦和绝望”,30岁的哈布尼马纳·弗洛里德这样总结战乱期间班布扎的生活。

弗洛里德现在是班布扎省穆尼亚拉地方分队的一名红十字会志愿者,她和其他51名志愿者致力于给一个曾经是布隆迪粮仓的农村地区带去一丝希望并解决那里的粮食安全问题。她说:“我知道我们不能一直哀叹我们所失去的,必须要团结一致去产生更大的影响。”

在该国红会省级员工的帮助下,他们组成了一支红十字分队并开始在地里种植木薯——地是由其中一名员工捐赠的。他们卖掉了第一次收获的作物并用赚到的钱买了三只山羊。弗洛里德问道:“谁曾想过3只山羊会成为一个曾是贫穷分裂的社区对外展示其紧密团结的窗口?”

在这3只羊之后,很快又有了16只羊。布隆迪红十字会总部被这支分队的决心和志愿行动深深打动,也捐献了3只羊。“这鼓励我们发起一个创收倡议 ”,弗洛里德说。

这个团队现在开始租地并种了更多凤梨。“山羊的粪肥在提高凤梨质量方面也派上了用场”,她补充道,“布隆迪的土地并不很肥沃,为了丰收,我们要给土地施肥。”

凤梨的销售让人们能够增加营养,而获得的收入意味着家长们能负担得起学费和材料费,能送他们的孩子去上学了。“我们非常自豪,因为我们靠3只羊起家而现在已经有36只了”,穆尼亚拉地方红十字分队的副主席爱维斯特·沙班说。而现在他们开始向其他红十字分队捐献山羊了。

同时,生产出的水果也在本地市场上出售。沙班说:“我们以每个2500布隆迪法郎(相当于1.7美元)的价格卖了500多个凤梨,用挣到的钱,我们能帮助社区里最脆弱的群体并提高分队志愿者们的生活水平。我们还计划购买更多的山羊做到人人有羊。”

但还是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劝说人们捐献更多的山羊或奶牛,把生产的奶给孩子们喝,粪便则加工成农家肥施用到农田里。但是同长势良好的庄稼一样,人们越来越充满希望也越来越团结。

变革的核心

虽然这只是迈出了几小步,但对那些挣扎着从战乱、干旱和长期的贫困中恢复生息的社区来说却是意义重大的经济和社会成就。这些成就绝非偶然。

在缺乏大规模国际和政府资助的情况下,布隆迪红十字会及其合作伙伴们将发展当地的、以社区为基础的志愿活动放在首要位置。现今,布隆迪红十字会有超过300,000名志愿者分布在全国各地,它在国际上被公认为是社区民生恢复志愿活动发展的领头羊。

这对8年前还只有4名国家级雇员并极少涉足山区和社区的布隆迪红十字会来说是莫大的成就。在布隆迪有大约2850个山区,每个山区住着2000到3000居民。根据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2011年发布的有关各国红会对其分会的能力建设的报告,现在,大约98%的山区有着人数从50到500不等的布隆迪红十字会志愿者团队。

报告指出:“这一变化的核心就是坚信贫穷和脆弱性不能阻碍成千上万布隆迪人民团结一致满足最脆弱群体的需求。”

虽然布隆迪有着丰富的互助及社区志愿传统,但是这个国家在多年战乱期间及之后已经养成一种依赖援助的习惯。报道总结道;“该国红会最初被认为是分发援助物资的民间组织,它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推动和支持地方自主采取的社区行动而非提供外部资源的组织。”

在IFRC能力建设基金的300,000瑞士法郎(合320,000美元)的种子资金的支持下,布隆迪红十字会开始执行一个IFRC示范的创业项目。这个项目的重点是当地的传统和社区对整个过程的控制和领导,它不采用自上而下的模式。

据报告作者的阐述,现在所面临的挑战就是如何吸引资金支持来确保这一网络的构建,同时“长期坚持自助的模式并动员当地资源”。换句话说,就是有可能“在不影响社区主人翁和创业精神的前提下运作外部资金投资”吗?

布隆迪的志愿服务可能正给这个有很深民族裂痕的国家带来新的凝聚力。该国的民族分裂曾在近代历史上导致了两场被联合国认定为种族屠杀的血案(分别在1972年和1993年)。现在布隆迪红十字会招募了胡图族和图特斯族的男女老少。据IFRC的报告,“由于团队已经习惯了一起协作,在内战中被破坏的社会凝聚力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因此两族人的关系正逐渐改善。”

喜气洋洋

在研究发展和支持当地的解决方案时,人道组织和捐赠者可以将布隆迪的案例作为一个模板。在许多山区,那些曾经是弱势群体的人现在都能帮助他人了。

“我虽然经受过苦难,但是如今能看到未来的一线希望了。”布隆迪红十字会的志愿者纳吉热吉斯·尤迪特说道,她同其他21名女性一起将一个种植蔬菜的农场变成了创收基地。

这个志愿者团队租了一块地种植蔬菜。收获后,她们将蔬菜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自己食用,一部分用来出售。她说:“我们有现成的市场,收成好的时候我们能卖超过400美元,我们用这些钱为下一季的种植购买种子和肥料,剩下的钱用来分红。”

“我现在能帮助那些不能养活自己的人,尤其是通过培训他们。”她说,“我把这一切归功于红十字会的培训课程;它们让我吃上饭;我能吃到健康的食物并有力气工作。这缓解了我家里的困境。”

南希 · 欧克文故
南希·欧克文故是IFRC的交流部代表


67岁的老人恩奇尼奇日亚·安洁琳在她的新房子外搂着自己的孙女,在她的旧房子快要倒塌的时候,布隆迪红十字会的志愿者修建了这所新房。
Photo: ©Nancy Okwengu/IFRC

 

 

 

 

 

 

 

 

 

 

 

 

 

 

 

 

 

 

 

 

 

 

 

谁曾想过3只
山羊会成为一个
曾是贫穷分裂的社
区对外展示其紧密
团结的窗口?

哈布尼马纳·弗洛里德
布隆迪红十字会志愿者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2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