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艰难的旅程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墨西哥红十字会合作为北上的中美洲人提供医疗救助。这是一个在移民们最需要帮助时运动向移民们伸出援手的例子。

不久前的一个上午,一头黑发的洪都拉斯年轻人胡安·卡洛斯在树阴下休息,躲避炽热的阳光。他刚刚跨过了宽阔的黄褐色的苏奇阿特河,越过了墨西哥南部边界,在农业小镇塔巴斯科附近稍事休息。他在危地马拉山地和丛林走了四个晚上才到达这里,距离美国边界还有一步之遥。他已经筋疲力竭了。

很快,胡安·卡洛斯的下一段旅程即将开始。一列货运列车将经过塔巴斯科,驶过胡安·卡洛斯休息的地方的铁轨。他会跳起来,尽力抓住货车车厢的金属梯子,爬上车,继续向北进发。

爬火车是危险的,但还有更麻烦的事。将脚底与岩石地面隔开的鞋底已经磨得很薄了,而且胡安·卡洛斯脚底的水泡马上就要破了,这意味着要遇到麻烦了。

“我感到水泡就要破了”,他说道,“我努力去忘掉疼痛,不去想它。”

这时,胡安·卡洛斯注意到一辆白色卡车停在铁轨旁。其他移民——那些对这种长途跋涉更有经验的人——迅速跳起来,开始排队。

基本需求

这辆卡车是一辆流动医疗车,它是由墨西哥红十字会最近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合作运行的,车上载有为前往美国的移民们提供治疗所需要的医疗用品。

多数需求都是基本需求:治疗在岩石上摔倒造成的擦伤或被铁丝网扎破的刺伤,由于饮用河水或湖水而引起的肠道感染,脱水以及严重水泡。但这种小毛病往往得不到治疗,因为移民们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而且简单的救治往往也不可能——从用绷带包扎伤口到服用阿司匹林。在旅途中,像胡安·卡洛斯——他要求不公开自己的姓以保护自己的身份——这样的移民们身上通常只有几个比索,如果身上有任何东西的话。

四月,一份皮尤西裔中心的报告显示,由于美国经济疲软和边境管制更加严格,从墨西哥向美国移民的人数在减少。但是,中美洲国家的人还在继续偷渡。洪都拉斯和危地马拉等国的经济仍然非常脆弱,而且暴力猖獗。虽然取道墨西哥的中美洲偷渡者的具体数字不详,但墨西哥移民当局去年驱逐了约4万名中美洲人。

设在墨西哥以及中美洲偷渡者的偷渡路线上的、由教会资助的偷渡者避难所的数量也在增加。现在有60多个这样的避难所,满足偷渡客的衣食需求并为他们提供一个安全的避风港。胡安·卡洛斯等了大约20分钟后轮到他。

他上了医疗车,25岁的医生奥斯瓦尔德·贝洛·洛瓦托问了他一些基本的问题:名字、年龄和国籍等,然后问他有什么不适。

“看!”胡安·卡洛斯说着,脱掉鞋子让医生看了看他脚底肿胀的水泡。他的脚踝由于过热和积液而肿起。

“你的脚这个样子多久了?”贝洛问。

“从昨天开始。”胡安·卡洛斯回答。

贝洛递给他一管治水泡的药膏,说:“药膏要擦至少一周,水泡下去了也坚持擦。”

“别的还有什么吗?”贝洛问,“今天感觉如何?头疼吗?有没有发烧?”

胡安·卡洛斯说胃疼,但没有腹泻。腹泻在移民中很常见,通常是由于饮用被污染的水所致。

贝洛递给他一些治寄生虫的药片,以防病情加重。

意想不到的关心

胡安·卡洛斯拿着药下了医疗车。他涂上治水泡的药膏,感觉清凉,没那么疼了。他的精神看起来好多了。

“我觉得,正是通过最基本的问诊,他们的精神健康得到了改善。”贝洛说,“有人愿意关心他们,这是他们意料之外的。”

那天上午,贝洛看了大约50个像胡安·卡洛斯这样的男人。下午,当医疗车到达移民避难所时,会有更多的人来看病。贝洛开了治皮疹和腹泻的药,创可贴、阿司匹林和其他退烧药。一些移民被送到医疗车的小隔间里注射抗生素。贝洛还会询问有关糖尿病、哮喘和高血压的病症,在旅途中容易突发这些疾病。

危险的路途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墨西哥移民项目的工作人员玛利亚·坎乔托表示,移民的需求是巨大的。她说:“目前,我们的工作重点是救治病人。”更进一步的医疗援助可以包括为因摔下火车而致残的人提供假肢。但是,虽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墨西哥的主要任务是紧急医疗救助,它也致力于解决移民所导致的其他人道问题。此外,该组织还为协调墨西哥和中美洲的法医专家鉴别在墨西哥发现的人体遗骸的工作提供支持。由于移民活动变得越来越危险,遗骸鉴定成为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

这种旅程不再仅仅是躲过墨西哥移民当局或美国边境巡逻队。移民们面对着有组织犯罪团伙的威胁,这些团伙会绑架他们,企图从他们居住在美国的亲戚那里获得赎金。2010年,在一起恶劣的集体绑架案中,72名中美洲移民在墨西哥北部被杀,而那个区域正是胡安·卡洛斯可能将经过的地方。此类凶杀案件在墨西哥时有发生,而受害人往往身份不明。

“已被抢过了”

在诊所里,会有一种安宁感。尽管偷渡客们非法进入墨西哥,但墨西哥政府支持墨西哥红十字会的工作,对有医疗需求的偷渡客们不分法律地位一致对待,不允许当地移民官员抓捕来诊所就医的偷渡客。

就诊之后,胡安·卡洛斯和几个一道偷渡的人聊天。在向北行进的途中,他遇到了很多同他一样的偷渡客。他们结伴而行,这样当面对劫匪时会有一些安全感。那些劫匪抢夺他们的现金、手机和其他被认为值钱的东西。

但是一旦话题转到前方的旅程时,这种安宁感就消失了。“就在那边,”胡安·卡洛斯指着北边的铁路沿线说,“我们听说那儿有一个地方,有人会拿枪打劫。不过我在危地马拉已被抢过了,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了他们。我不清楚他们还能从我这里抢到什么。”

莫妮卡 · 坎贝尔
莫妮卡·坎贝尔是旅居旧金山的一位自由记者。这篇文章最先发表在Intercross,它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华盛顿的一个博客(http://intercrossblog.icrc.org/)。


墨西哥塔巴斯科镇外,一个移民跳上一列飞驰的货运列车。每年,数千名前往美国的非法移民在穿越被贩毒集团控制的茂密丛林北上时被伤或被杀。
Photo: ©REUTERS/Daniel LeClair,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 我们听
说那儿有一个地
方,有人会拿枪
打劫。不过我在
危地马拉已被抢
过了,我把所有
的钱都给了他
们。我不清楚他
们还能从我这里
抢到什么。”

胡安·卡洛斯
来自洪都拉斯的移民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2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