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页

 

被遗忘的渡轮

 

2012年1月,意大利豪华油轮协和号在意大利海岸倾覆,造成30多人丧生,全球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而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海难夺走了更多的生命,但是却鲜有报道。

2012年1月,意大利豪华油轮协和号在意大利海岸倾覆,造成30多人丧生,全球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而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海难夺走了更多的生命,但是却鲜有报道。

当玛德吉里哈号渡轮驶出科摩罗的莫罗尼港时,莫桑比克海峡上的太阳已经西下了。这艘满载180名乘客和船员的渡轮正在向南面的岛航行,它大约在昂儒昂岛的东南方向100公里处。

玛德吉里哈号是穿梭于科摩罗群岛的许多载客渡轮之一。科摩罗群岛位于印度洋,在莫桑比克与马达加斯加之间,包括很多火山岛屿。当驶出后仅一个小时,玛德吉里哈号的两个引擎中的一个就失灵了,紧接着另一个也坏了。

渡轮在海上漂流了几个小时,这期间船员们试图重新启动引擎。但这一切是徒劳的,随着渡轮靠近海岸,海浪变得汹涌起来。最后,在2011年8月8日凌晨3点左右,渡轮撞上了大科摩罗岛西南沿岸的礁石,随即这艘拥挤的渡轮发生倾覆。

接到报警后,距离事发处最近的沿岸村民赶去救援。科摩罗红新月会的志愿者也迅速赶赴现场,同军方和政府官员一起展开救援。

然而,要到达失事渡轮并非易事。除了礁石密布和波涛汹涌以外,渡轮倾覆的地点位于该海岸的一处特别难以到达的地方。从清晨到白天,红新月会的志愿者们乘坐民用和政府船只,在波涛汹涌的海上搜寻幸存者,打捞尸体,把任何能够找到的东西带到岸上。

救援船只往返于大海和邻近海边村庄的沙滩之间,其他红新月会的志愿者们则从救援船上接下伤者并安抚痛苦的幸存者。同时,他们还将床单覆盖在尸体上用担架运送,并开始依照当地习俗处理尸体。

当地的医疗中心最先开始接收伤员。在科摩罗红新月会志愿者的帮助下,整个社区都尽各种努力帮助受伤的和受惊吓的幸存者,直到他们被转送到首都莫罗尼的大医院——阿马洛夫医院。

8月9日太阳落山时,官方公布此次海难中有56人死亡,其中9人身份不明,另外还有48人失踪。死难者中有很多是儿童。由于搜救行动及时,有76人幸存,但他们中有一些人伤势严重。

资源严重不足

尽管救援人员英勇施救,但这场灾难很快就暴露出当地对大规模伤亡事件的应对能力不足。例如,莫罗尼的医院很快就不堪重负。有些伤者只好决定回家。“考虑到这家医院里人满为患,医生和护理人员惊慌失措,而且医疗资源不足,我宁愿回家去,才能好好休息”,一位脊柱受伤的幸存者说道。

随后几天中,随着找到更多幸存者的希望越来越渺茫,科摩罗红新月会的志愿者将全部注意力放在了对幸存者进行心理、情感和实际支持上。他们帮助受难者与亲属取得联系,辨别遇难者的身份并参加葬礼,并对受伤者和遇难者家属提供心理治疗。

直到今天,2011年8月海难留下的伤痕依旧清晰。“我时常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并马上联想到我3岁半和1岁半的两个孩子。”易卜拉欣·多罗说。作为一个幸存者,他认为受害者当时所获得的救助是非常有限的。“真不敢想象,如果当时我死了,我的两个孩子将会怎样。”他说:“我们在精神上都受到严重创伤。

政府没有照顾我们,对此我们感到很失望”。像许多其他受害者一样,他希望看到事故的责任人被追究责任。

“我整个生活完全变了”,法蒂玛·优素福说道。她是一名遇难者的遗孀。看着自己失去父亲的五个孩子,事故的情景几乎每天都在她眼前重现。这些孩子最小的才3岁,最大的也只有12岁,他们在一个没有父亲、失去经济支柱的家庭里成长。“我不工作;如果我去工作,怎么照顾我的孩子们呢?”

海洋上的墓地

可悲的是,玛德吉里哈号的灾难并不是科摩罗岛群岛与其他印度洋国家海域内的一个孤立事件。

事实上,昂儒昂岛与马约特岛(法属)的交界处已经成为一座海洋上的墓地,每年都有数百人在这里丧生,他们中有许多人是在偷渡去法属领地的途中出事死亡的。

2004年,搭载120名乘客的桑松号轮渡沉没,只有一名妇女幸存。2006年,另一艘轮渡——阿尔穆巴卡号——倾覆,20人丧生,33人失踪。紧随其后的是尼娅特苏菲号,船上载有60人,只有10人被渔民救起。

2009年,另一艘轮渡艾尔昂号连同47名乘客和29名船员,以及牲畜和货物在坦桑尼亚海岸沉没。幸运的是,有75人被一艘德国集装箱货船救起,这艘货船是在前往桑给巴尔岛途中接到求救信号后赶来的。

科摩罗并不是本地区唯一一个面临此问题的国家。今年7月,在桑给巴尔的琼碧岛附近发生的轮渡事故中,坦桑尼亚红十字会是首先展开救援的组织之一。核载250人的MV斯卡基特号在从达累斯萨拉姆开往桑给巴尔的途中倾覆。当地消息透露,当时这艘轮渡搭载了280多名乘客。“巨浪拍打船身,导致船失去控制”,一名生还者说道,“乘客们惊慌失措,争抢救生衣。”

坦桑尼亚红十字会灾害应对负责人基巴尔·塔瓦卡表示,国家红会在桑给巴尔的港口设立了一个应急站,提供急救并向受害人亲属提供信息。救援人员当天救起146人。

后两起事件表明,在灾难发生时如果救援系统能够及时到位,就能够挽救更多的生命。另一个因素在于这些渡轮驶离港口前状况如何。

缺乏重视

在科摩罗,批评人士和受害者组织表示,从港口监督官员到船主、船长、船员,以及那些从事民事安全保障工作的人,普遍对船只航行安全缺乏重视。

一个关键问题就是长期存在船只超载现象。玛德吉里哈号准载90名乘客,而它驶离港口时载有180人。当地媒体报道还指出,这艘船几天前曾发生过与引擎有关的技术故障。玛德吉里哈号事故发生几天后,交通部成立了一个国家委员会,负责“严格执行现行法律规定”。

开展定期检查和突击检查,在船只离港前进行机械性能及安全检测。许多人怀疑公众关注度减弱时这些措施是否还能落实到位,但到目前为止看来,灾难后的改进措施改变和减少了岛屿间来往渡轮管理混乱的现象。

如今,新条例规定,必须有在紧急情况下船员向乘客发放救生衣的正确制度。当局也逐步采取措施改进天气预警,避免私自提供未经允许的渡轮服务。他们还建立了一套海岸警卫系统。国家成立了一个公民保护局,招募了120名年青人,把他们训练成消防员。

科摩罗红新月会一直在探索能在未来更好地应对海上突发事件的方法,包括发展应对小组,培训专业的海事救援人员,给他们配备专用设备。国家红会还注意加强心理和物质支持,弥补国家服务的不足。

与此同时,事故发生一年后,玛德吉里哈号的船体仍旧在距离岸边几米远的地方,在波涛中摇摆。事故发生后几天,一条拖船曾试图把玛德吉里哈号翻转过来,以便找回被困在里面的遇难者的遗体,但是没有成功,遇难者的遗体可能还在里面。这让亲属和遇难者继续忍受痛苦的折磨,而这个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圆满解决。

拉姆拉蒂··阿里
拉姆拉蒂·本·阿里是科摩罗红新月会的通讯员。


玛德吉里哈号的船体在大科摩罗西南海岸的礁石中沉浮。这艘准载90名乘客的渡轮在2 011年8月9日凌晨倾覆时实际载有180人。
Photo: ©Comoros Red Crescent

 

 

 

 

 

 

 

 

 

“ 我时常
回忆起当时的情
景,并马上联想
到我3岁半和1岁
半的两个孩子。
真不敢想象,如
果当时我死了,
我的两个孩子将
会怎样。”

易卜拉欣·多罗

2011年8月8日大科摩罗岛
海岸翻船事故的幸存者

 

 

 

 

 

 

 

 

 


海上突发事件应对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是对死者遗体进行识别和处理。图为一名警察在提取2012年7月在坦桑尼亚桑给巴尔岛海难中丧生的一名妇女的指纹。一艘超载的渡轮在大海波涛中沉没后,包括坦桑尼亚红十字会工作者在内的救援人员前往施救。
Photo: ©REUTERS/Thomas Mukoya, courtesy www.alertnet.org

 

 

 

 

 

 

 

 

 

 


当一些科摩罗红新月会志愿者和船员们一起在海上搜寻幸存者时,岸上的志愿者赶紧把遇难者送到医疗中心或临时停尸房。
Photo: ©Said Abdou/Comoros Red Crescent



 

 

 

返回页首

联系我们

制作人员

联系网管

2012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