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

污名杀人

污名有多种表现形式。而且,污名常常会杀人。在有些地方,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受到严重的社会排斥,使他们没有勇气去寻求治疗。根据污名指数,卢旺达接受调查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中有20%因为自己的身份遭受过身体暴力。在哥伦比亚这个数字为25%。在其他地方,坐牢期间感染结核病的囚犯会蒙受多种污名;被释放出狱后,他们可能受到家人和潜在雇主的躲避和排斥,甚至还受到卫生工作者的躲避和排斥,而卫生工作者本是帮助患者正确用药和防止疾病传播的人。红十字红新月运动以各种方法抵抗污名——有时是通过公共运动大张旗鼓地进行,有时是通过与社区领袖、监狱官员或病人亲属沟通悄无声息地进行。这些照片展现了污名是如何杀人的,以及人道工作者是如何通过挑战禁忌、提高人们的认识和抗击社会排斥而努力拯救生命的。

 

在缅甸仰光郊区一个艾滋病患者救济院,生来就蒙受污名的艾滋病病毒呈阳性者Ei Ei Phyu在吊床上睡觉。他和艾滋病病毒呈阳性的母亲一起生活在这个救济院里。由于教育不够、社会污名和其他因素,艾滋病患者或病毒携带者常常只呆在医院里,与社会隔绝。Photo: ©Reuters/Damir Sagolj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戈马的圣鲍思高临时收容中心,一位女性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于2011年12月举行的一个提高对艾滋病认识的活动中摆姿势拍照。Photo: ©Phil Moore/ICRC

在毒品使用方面的社会污名常常使毒品使用者重返社会和重建健康的生活方式极其困难。以前吸过毒的海姆如今生活在柬埔寨暹粒省的一个康复中心。在柬埔寨红十字会的支持下,该中心提供心理支持和理发、雕刻、音乐、手工艺等职业培训。Photo: ©Benoit Matsha-Carpentier/IFRC

在许多文化背景中,妇女吸毒问题污名重重。在阿富汗喀布尔内雅特(Nejat)戒毒中心,一名阿富汗医生在一个咨询活动中向吸毒妇女讲解如何使用安全套。该戒毒中心是由联合国资助建立的,提高人们对减低危害和艾滋病的认识。在阿富汗,鸦片长期以来被用作药物,但近年来越来越多地被用于消遣。 Photo: ©Reuters/Ahmad Masood

在许多受武装冲突影响的国家,被武装组织抓去当兵或奴隶的儿童返回村子后常常受到排斥。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北基伍省戈马一个针对参加过武装组织的儿童的教育和收容中心,一名曾当过儿童兵的14岁少年摆姿势拍照。Photo: ©Phil Moore/ICRC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南基伍省,妇女们在表演戏剧,以此提高人们对强奸和性暴力后果的认识。在此场景中,一名强奸受害者的父母在努力安慰自己的女儿。性暴力受害者常常被家属和社区成员排斥,因而受到双重伤害。这种戏剧表演有助于抵抗社会污名。同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这个中部非洲国家支持建立了40多个“倾听屋”(在这里,妇女可以在一个没有污名的环境中倾诉痛苦和获得帮助)。 Photo: ©Pedram Yazdi/ICRC

因感染艾滋病等疾病而遭受歧视和社会排斥的人除需要医疗救治外,还需要各种支持。在越南海防市一家医院,艾滋病病毒呈阳性的Khuyen和Do夫妇是一个艾滋病咨询小组的重要成员,该小组向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提供咨询。这个小组由越南红十字会和美国红十字会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除从事咨询外,还向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传授园艺、缝纫和种植等谋生技能。 Photo: ©Benoit Matsha-Carpentier/IFRC

抵抗污名和歧视需要个人有勇气公开支持受害者。皮提·玛拉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皮提·玛拉奇是萨摩亚红十字会的艾滋病防治官员,也是萨摩亚唯一一个公开自己艾滋病携带者身份的人。她在萨摩亚的学校和社区积极开展艾滋病防治宣传活动,提高人们对艾滋病的认识。Photo: ©Benoit Matsha-Carpentier/IFRC

抗击污名和疾病的斗争由来已久,一开始是向年轻人提供关于艾滋病病毒防治的正面信息。2013年5月,基里巴斯红十字会的志愿者表演关于艾滋病的戏剧,向人们传授有关艾滋病防治的知识,提高人们对艾滋病的认识。Photo: ©Benoit Matsha-Carpentier/IFRC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3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