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

 

不速之客

 

马里北部的难民害怕回家,他们在南部社区找到落脚地。然而南部人民却捉襟见肘,通常他们并不比他们收留的难民过得好多少。

每一个在北部战争中逃离并在马里中部莫菩提地区安顿下来的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故事。但是他们面临共同的难题,他们几乎什么也没带就逃离了他们深深依赖的土地。他们有的在难民营安顿下来,但多数寄宿在分散于各个地区和村庄的家庭中。
                                                                          
到处都是一派映入眼帘的哀伤。人们的精神世界被他们见到的和经历的深深伤害。生活彻底改变了,他们不知道何时甚至是能否重返家园。

波巴卡·特拉奥雷是一名有资质的技术员,他是最早一批在莫菩提安顿下来的。57岁时,为了不被反对派武装强征入役,他被迫离开他的家乡洪博里。他现在住在赛瓦雷的难民营里,这个难民营在威里德附近,威里德的意思是“垃圾场”。

特拉奥雷带着他的妻子和10个孩子逃到达莫菩提的时候已经身无分文、筋疲力尽。他和家人徘徊了一些日子,大约一年前住进了难民营。现在,他只能闲坐着,他的一技之长没有用武之地。“我在这里什么也没干,就算想重新开始技工生涯也很困难,因为这里没有人知道我,”他强调,“我们只能靠救济过活。这并不能满足我们,但是总比什么也没有要强”。

“食品不足”

虽然和特拉奥雷一样艰难,但是那些寄宿别家的难民们要比他凄惨的多。这些寄宿家庭还在努力从2012年席卷全国的饥荒中慢慢恢复。大多数寄宿家庭都苦不堪言,无力满足这些不速之客的需求。

马利克·麦加在位于麦地那科若的家中收留了70多名难民。对这个还要奋力养活老婆和13个孩子的卡车司机来说,要养活这么多人是个巨大的挑战。但是他却不能拒绝这些人。“他们都是亲戚,身无分文,我不能看他们露宿街头,”麦加说,“现在我们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吃饭,食品不足”。

根据政府报告,饥荒在北部的卡达尔地区已经很严重,延巴克图和高成的粮食也在吃紧。

马里红会通过分发食品和帐篷来支持这些寄宿家庭。然而,不管马里红会和其他人道工作者怎么努力,难民们的需求仍然难以满足。上千人依然无处落脚,生活在缺水缺粮缺厕所的恶劣环境中。

由于军事行动和地雷事故,安全局势依然不稳定。在这样的环境中实施援助是困难的、具有挑战性的。因此,很多人道组织的干预是有限的。马里红会有遍布全国的志愿者网络,是少数几个仍在提供基本救助的机构之一。

2013年4月底,估计有超过300,000人无家可归,这中间超过一半在邻国寻求庇护。例如供水,食品,住所,医疗,教育等基本需求仍然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赛迪克在莫菩提租的房子中收留了40多名难民,而他自己其实也无家可归。他说,“我每天都要想法子为那些不速之客找吃的,要是他们病了我还要付医药费。”

“我们要回家过安定的生活,瞧瞧我们现在的生活条件。”同塞马克一样,成千上万的北方难民都想回家。但是谁都难说未来会是什么样,所以现在谈回家为时过早。

“我们的房子都是土坯房,在上个雨季,房子到处都损坏了。你不在家的时候,你的邻居能拆了你的大门和木材回去建造或修理他的房子。我今天回家完全无法入睡,因为什么都没有了,”塞马克又说。

已经有计划确保人们真的回北方时能得到帮助。马里红会最近在进行评估,以确定人们需要什么。结果是他们什么都需要:住所,供水,食品,医疗以及恢复生计的支持。

“我们的一项新工作重点是落实一项计划,帮助回到北部的人”,马里红会秘书长马杜·特拉奥雷说,“然而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全方位的支援,这样大的需求我们难以独自满足”。

穆斯塔法 · 迪亚洛
穆斯塔法·迪亚洛是IFRC的新闻官员


马利克·麦加是马里莫菩提的一名卡车司机,他在努力养活妻子和13个孩子的同时,收留了70多人。Photo: ©Moustapha Diallo/Macina Film/IFRC

 

 

 

“这些人身无分
文,我不能看他
们露宿街头”。

马利克•麦加
是马里莫菩提的一
名卡车司机

 

 



2012年9月,来自马里洪波里镇的难民在他们位于首都巴马科的私人住所拍了这张照片。联合国声明有超过450, 0 0 0人逃离家园,其中许多人暂时居住在南马里的私宅中。 Photo: ©REUTERS/Simon Akam

 

 

 



2013年3月,一名IFRC的代表在莫菩提与一名寄宿在那里的妇女谈话。
Photo: ©Moustapha Diallo/Macina Film/IFRC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3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