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

 

数字化人道

 

这么多信息从未传播的如此快如此广。关注技术和人道行动的:《IFRC2013年度世界灾难报告》指出,信息革命对人们的应急方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数据显示,现今在全世界,有大概68亿部手机,其中20亿注册了网络服务。(对比现今71亿左右的全球人口,这个数字实在是很了不起)。然而数字鸿沟仍然巨大:在非洲只有54%的人有手机,而在欧洲手机总数比人口还多。虽然这样,在过去5年中,发展中国家的手机数目已经翻倍。

同时,这些机器的功能也呈指数式增长:货币兑换、快捷支付、健康咨询、急救指导、看新闻或者是和家人朋友联系,随便一举就有这么多例子。

手机同时也能救命。在2012年帕布罗台风期间,菲律宾(那里90%以上的人都有手机)救援人员在推特上处理了上千条消息——有图片也有视频——以快速绘制台风损失图,这让他们的应急行动更为高效。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中东和近中东行动部长罗伯特·马蒂利说,要是接入卫星和地理信息系统,这就能让救援机构实时监控救援进程,他告诉2012年4月地理信息系统会议的与会者说:“这明显改变了我们的行动方式,受助人将会对人道行动的方式和时间具有越来越多的发言权。”

即便这样,人道机构的工作还是需要更进一步,今年《世界灾难报告》的主编,哈佛大学人道倡议行动弱势群体项目主任帕特里克·温克反驳道。他认为人道机构还不具备能力分析大量灾情,并将之转化为对先头救援人员有用的信息。但他们也在努力。这里有几个例子。

了解更多
欲了解更多新技术在人道领域的潜力和面临的挑战,请前往www.ifrc.org参阅《世界灾难报告》


动动手指学急救
这台智能手机正在播放一段19秒的视频,视频中一位母亲正在厨房的水龙头下给她女儿冲洗手臂。同时一个温柔平静的声音做着旁白解说:“用清凉的自来水冲洗烧伤至少10分钟。”这段视频来自一个新的智能手机应用,由英国红十字会开发,目的是为了让每个人都能用手机学急救。把页面下拉,使用者能看到简单生动的图解式简易教程,有一系列常见的提问:如“我能用冰块敷烧伤处么?”使用者也能一键拨打急救服务电话。美国红十字会根据美国国情改进了这个应用并加入了一系列新的教程帮助人们应对飓风、地震、龙卷风和火灾。现在这两家红会协同IFRC——通过他们的全球灾难预警中心和全球急救参考中心——一起开发一个更全面的、并能被全球各家红会适用的应用,以帮助更多人掌握急救技巧。


信息无阻
人道信息化革命最终还是关于人来帮助人。以肯尼亚红会为例,该红会的志愿者在全国范围内定时关注社交平台,并在推特上发布灾情的进展。“坎格米集市上有人肇事逃逸,”最近的微博发布了这样的信息:“现场有死伤”。该信息紧接着就会和该国红会的紧急救援中心或者其63个分会共享,这样他们就能更快更有针对性的做出反应。


电脑超载
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如何在紧急情况发生时处理洪流一般的信息。这就是2012年3月美国红会开设数字运作中心的原因之一,这里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将社交媒体上的会话进行手机整合以了解灾情的进展状况。


化整为零
通常,收集、处理、传播信息的志愿者和电脑系统分散在世界各地。把数据的处理和管理任务分发给世界各地的志愿者,这样依靠一个组织绝不能完成的任务就能完成。一个例子就是“叙利亚追踪系统”,世界上运行时间最长的灾情图解系统之一。另一个例子就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旨在扩大和修复刚果民主共和国瓦力卡尔战乱区供水系统的计划。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程师们需要对该地区的人口分布更加清楚,所以他们要求志愿者们用街景地图——一种允许人们建立自己的数字地图的网络地图服务——在卫星图像上标记道路和建筑,以帮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团队确认该在哪里铺设管道、建设水库、输送水源。


实时数据
数据的收集曾经是人道机构的薄弱环节,但是手机的出现让这变得容易多了。2011年,IFRC尝试了一种新方法来收集肯尼亚、纳米比亚、尼日利亚的疟疾感染情况。这个叫做手机端快速信息收集(RAMP)的技术利用网络和免费的手机软件来收集并上传该地区的第一手资料。


汇 款
不像以往那样将谷物和油料用水路运达,现在救助机构能在可能的地方通过移动网络分发电子现金。这些现金通过短信和邮件直接发送到人们的手机上,并且可以在指定的商家兑现或购买物资。这降低了水运费用和其他管理费用,加快了救援的速度并减少了人员需求。这比让救援人员带着现金奔赴偏远地区安全多了。


挑 战

更高的期望:跟受助者更好的沟通通常意味着受武装冲突和其他灾难影响的人们对救援人员的期望更大。“但是我们所受的后勤、资金、通行等方面的限制还是没有丝毫改变。”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马蒂利这样写道。

虚假信息:实时危情图示能提高受灾人群和人道工作者的安全系数。但是人道信息平台也可能受虚假信息的阻碍或破坏。监管巨大的基层志愿者网络也是一个挑战。

一 线VS电脑屏幕:新技术的应用会和一线工作及人力分配产生冲突么?人道团体强调技术革新只有在人道工作者在一线通过使用它们提供数据的基础上才能衡量其好坏。

小问题:要是手机或者是卫星系统有故障,那社区和救援团队如何运作呢?在没有网络服务的地方怎么办呢?数字鸿沟怎么解决?


Photo:©Benoit Carpentier/IFRC

国家红会大事记

人道行动 150年

喀麦隆红十字会
1960年4月30日

科特迪瓦红十字会
1960年10月13日

汤加红十字会
1961年成立,隶属于英国红十字会。1972年8月10日独立。

瓦努阿图红十字会
1962年成立,隶属于英国红十字会。1980年7月30日独立。

卢旺达红十字会
1962年7月

塞内加尔红十字会
1963年1月29日

沙特红新月会
1963年6月8日

尼日尔红十字会
1963年7月16日

尼泊尔红十字会
1963年9月4日
布隆迪红十字会
1963年7月31日

刚果()红十字会
1964年2月22日

基里巴斯红十字会
1965年成立,隶属于英国红十字会。1989年12月12日独立。

马里红十字会
1965年8月24日

科威特红新月会
1966年1月10日

中非红十字会
1966年10月25日

巴勒斯坦红新月会
1968年12月26日

巴林红新月会
1970年1月28日

毛里塔尼亚红新月会
1970年12月22日

乍得红十字会
1970年成立临时委员会,1972年获得合法资格,1983年6月1日成为国家红会。

Click here to continue
the timeline


接踵而来的问题

在《日内瓦公约》签署后的150年——人道工作者们能跟上高科技武器的发展步伐么?

救援自动化——类似无人机,机器人和卫星这样的新科技能帮助人道工作

者们救死扶伤么?
网络战争——网络空间里的国际人道法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3

Copyrigh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