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

 

基本原则

独立:无一定之规

 

在越南长达25年的经济改革时期,政府对越南红十字会的支持已经成为红会援救弱势群体和抗灾的重要部分。

这表现在对员工薪金、办公室和车辆的支持,同时也进行一定程度的控制。在运转上,越南红十字会自主选择其活动、工作地点和受助人民。但政府当局任命红会领导人和员工的做法,引起了在争取成为一个独立的政府辅助机构的红会的忧虑。

然而独立的问题不止于此。随着越南近十年的对外开放,越南红十字会扩大了其国际合作范围。伙伴机构的加入带来了大量的新思想、专业知识和资源。

来自国际捐助和国家政府的支持是受欢迎的,也是必要的。但这种双重支持往往导致相互矛盾的任务、规则和期望。对伙伴机构来说,他们常常难以理解红会和政府间的紧密联系。在他们的任务报告中,代表们将红会形容为一个“在系统下被锁死的组织”或“格列佛——一个受束于官僚机制的巨人”。当然,大多数人也承认红会高效的服务提供能力。

这样问题就变成了:这个巨人应该被束缚吗?如果是,怎样约束?在起草国家立法和新内部管理系统的过程中,第一次有了来自外部的尝试。

运动是独立的。尽管红会是其政府的人道服务辅助机构,也服从于其各自国家的法律,但必须始终保持它们的自主权,这样它们才能随时按照运动的原则运作下去。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和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联合法规委员会(JSC)寻求治理和管理分离,“以避免利益冲突和确保红会的良好运转”——一个崇高的目标。在2007年,红会做到了这一点,但此后又迅速恢复到其先前管理和运营密切交织的“常务会长”模式。

基于我在2012年对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的研究所进行的访谈,“平衡的艺术:对越南红十字会和伙伴机构关系的研究”,我相信联合法规委员会(JSC)已经试图推
广的是一种不符合红会文化和历史管理环境的管理模式。外部模式的机械应用在纸面上看起来不错,但它在越南红十字会的关系网络中产生了实际的管理方面的问题。

越南红十字会法的起草遵循了类似的程序。其提议的第一个法案被联合法规委员会(JSC)合理地批评为将太多决策权给予了政府。然而,由联合法规委员会(JSC)提出的文本——基于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的有关对红会加以认可的示范法——并不符合复杂的国家现实。联合法规委员会(JSC)的成员对在2008年越南国民会议上通过的最终法律感到失望;或许真正的自治应得益于一个更细致、更长远的组织建设方法。

外界压力

与_____此同时,外部资金的流入也让红会员工倍感压力,让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变成国际项目的“服务人员”。一些越南红十字会员工认为着重开展捐赠人的项目是以红会自身发展作为代价。

越南红会事件说明独立所面临的挑战是多方面的。运动倾向于基于标准模式实施全球性的概念和工具,而不定义其本地的相关性,这一倾向可以在不经意间降低地方自治。伙伴机构未经协调的行动,加上仅在项目实施方面做出特别要求的资金,也可能导致能力不够和地方自主力受损。

在各方帮助下,红会可以做到令人惊叹的事情,也能拯救许多人的生命。归根结底,定义自己真正的路线还是取决于它们自己。在红会决定其路线的同时,运动伙伴机构可以发展长期的、协调的战略来最好地支持和维持红会的独立性,而这些战略基于伙伴机构对红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现实的深刻和细致入微的了解。

巴亚马 · 伦坦
巴亚马·伦坦是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秘书长的高级顾问。

国家红会大事记

人道行动 150年

 

帕劳红十字会
1995年6月2日

加蓬红十字会
1996年7月3日

密克罗尼西亚红十字会
1998年1月31日

东帝汶红十字会
2000年

马尔代夫红新月会
2009年8月16日

南苏丹红十字会
2011年7月9日成立。2013年6月18日获得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承认,正在等待获准加入国际联合会。

150年人道行动
德国红十字会庆祝成立150周年,该组织是在符腾堡州首个红会组织的基础上成立的。与此同时,今年十月,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庆祝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成立150周年及首届红十字国际大会召开 150周年。

展望2014年:国家红会和运动会取得更多更大的成就。

 

Click here to return to
the start of the timeline

 

 

 

 

探索基本原则

你的看法是什么?红会如何在国际和国内需求上保持最高独立性?回信请寄至邮箱:rcrc@ifrc.org.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3

Copyrigh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