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

 

运动诞生

 

在世界首个国家红十字会庆祝开展人道行动150周年之际,总结和吸取历史教训。

穿着带荧光条的厚重裤子和防护鞋,18岁的安内格雷特·格拉夫穿戴一新,准备参加今天的活动:在巴登-符腾堡州风景如画的小镇海登海姆举行的急救大赛。

在准备时,格拉夫回忆起两个月前扮演的另一个角色,当时她站在自己家乡毛尔布隆的舞台上参演历史剧。其背景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村民们热烈讨论是否要成立自己的红十字分会。

欧洲岌岌可危的和平局面眼看就要终结,这出话剧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蓄势待发的阴影不断逼近。格拉夫扮演一名年轻的客栈老板,坚定认为有必要就在自己家中救护伤兵。


虽然这张照片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但它所反映的却是个长久的话题:沦为残酷无情战争牺牲品的人道工作者和他们至关重要的救生设备。
Photo:©German Red Cross

格拉夫是活跃在毛尔布隆分会的众多志愿者之一,她不仅热忱地为德国红十字会工作,而且非常热衷于讲述该国红会的故事。她为了“伸出援手,发挥作用”而加入德国红十字会毛尔布隆分会时,尚未成年。

她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开始照顾一位妆容花俏的业余演员,这人正躺在烧烤架旁边的地上呻吟:他的T恤被火烧没了一半,胸口也烧伤了。他旁边还有另外三个半昏迷的烧伤伤员,他们在烧烤架上倒了大量可燃液体,使火烧了起来。

“这是我们
学到的教训……
竭尽所能确保红
十字会基本原则
得到尊重。

克里斯蒂安 · 沙德
53岁,德国红十字会
志愿者

格拉夫是活跃在毛尔布隆分会的众多志愿者之一,她不仅热忱地为德国红十字会工作,而且非常热衷于讲述该国红会的故事。她为了“伸出援手,发挥作用”而加入德国红十字会毛尔布隆分会时,尚未成年。

她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开始照顾一位妆容花俏的业余演员,这人正躺在烧烤架旁边的地上呻吟:他的T恤被火烧没了一半,胸口也烧伤了。他旁边还有另外三个半昏迷的烧伤伤员,他们在烧烤架上倒了大量可燃液体,使火烧了起来。

格拉夫与她的5个同事从她所在分会前往海登海姆,参加巴登-符腾堡联邦州举办的急救竞赛。150年前,世界首个红十字会就是在那里成立。格拉夫所在的团队非常出色:这30名随时待命的急救员来自一个拥有6000名居民的小镇,多年来,这支队伍一直是急救竞赛的优胜者。

在当地,分会成员常常作为第一反应者加入到医疗援助网络中。甚至在救援服务到达之前,他们就能为伤员提供及时救护。如果有人跌下楼梯、发生交通事故或火情,志愿者口袋里的寻呼机会响起。每年会发生大约150次类似的事件,相当于平均每隔一天都有一次。

这些随时待命的队伍是红十字会的中坚力量。在德国全国,红会在8000个团队中动员了大约17万名志愿者,每年工作时间长达800万小时(平均每个队员48小时)。他们还常年培训人员如何介入灾害局势,如何在足球赛、马拉松赛等重大事件中提供医疗服务。

为历史所动

格拉夫受到红十字会历史的激励,可能并非巧合。巴登-符腾堡州或更准确的说是该州首府斯图加特是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最具历史意义的地点之一。1863年11月12日,正是在斯图加特成立了首个国家红会,最初称为符腾堡救护伤兵医学会,该协会是在日内瓦召开运动成立大会后仅两周就成立的。

 

18岁德国红十字会志愿者阿内格雷·格拉夫参加在巴登-符腾堡州海登海姆举办的急救大赛。
Photo: ©Markus Bechtle/German Red Cross

克里斯托弗·乌利希·汗是当时住在斯图加特的一名牧师和教师,他积极联络并投身红十字事业,最终成为在德国皇室和公爵中推广亨利·杜南理念的先驱者之一。

1876年,在哈森博格斯泰格附近,贫困潦倒、无家可归的杜南搬进了另一位牧师家中。这位红十字运动的创始人在搬回瑞士海登之前,曾在斯图加特住了长达十多年时间。三年前,那里竖起了一个纪念柱,用来缅怀杜南在当地度过的岁月。

在符腾堡医学会成立后不久,其他红会机构也纷纷成立。他们的成员在十九世纪的多场战争中全力救护伤兵,这些战争包括丹麦-德国战争、普鲁士-奥地利战争和德法战争等。

德国红十字会还承担起应对自然灾害等全国性大灾难的职责,并比其他国家红会更早地承担了应对传统作战活动的责任。

十九世纪结束前,护理病房和儿童之家纷纷建立。随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正如来自柏林的作家史岱帆·舒曼所写的:“红十字会被卷入战争机器”,该组织成为军队行动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战后,德国一片萧条。人们得到了包括来自日本的粮食和衣服方面的援助,这些援助通过船只运送到柏林红十字会。《凡尔赛条约》禁止德国采取任何可能有助于备战的举措,因此德国红十字会只能专注于开展备灾和社会救助等和平时期活动。医疗队男性成员成为救护车工作人员和司机、山地和水域救援人员;女性成员则成为护士、幼师或社会工作者。

克里斯蒂安和约翰内斯•沙德兄弟俩都是志愿者,他们对所从事的人道工作及德国红会的悠久传统非常有热情。他们站在家门口合影,这是第一个国家红会在德国斯图加特成立之时亨利•杜南居住过的地方。。
Photo: ©Werner Bachmeier/IFRC

消除对立

1933年1月30日阿道夫·希特勒上台时,德国红十字会(1921年正式采用这一名称)是该国最大的组织之一。它曾是与纳粹一体化政策(消除对立,字面意思是“一致”)保持一致的机构:早在1933年6月,犹太人就被禁止在德国红十字会中担任任何职位。

1937年,一体化政策成为法律,并且希特勒任命奥伯菲雷尔·恩斯特-罗伯特·格拉维茨担任德国红十字会副会长。

随后,直到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该组织一直与执政党纳粹党过从甚密。史岱帆·舒曼受德国红十字会秘书处委托撰书纪念该国红会诞辰150周年。在这本非常关键的书中,舒曼写道,德国红十字会的情况是一个典型的“被独裁政权直接接管的教科书型案例”。他说:“他们接手红会,就像海盗接管劫持船只一样”。

2008年,德国红十字会公布了对1933-1945年这段历史的调查结果。如今仍然在任的会长鲁道夫·塞特斯表示:“看到德国红十字会的管理大多根据纳粹政权的要求改变,完全背离了红十字原则,看到红会如何被重塑并彻底被工具化沦为国家社会主义组织,以及红十字原则如何被摒弃,这实在是悲剧。”

吸取经验

那么,是否德国并非是回顾红十字历史的好地方?其实不然,1950年在西德重建的德国红十字会,目前是全球第二大国家红会,拥有约350万成员和40万志愿者。除了17万随时待命的成员外,该国红会还有13万名水上救援人员、5000名山地救援人员、11万名积极参与的青年志愿者、2万名社工和2.2万名红十字会护士。

这些都是严格按照联邦式规则组织起来的,这是德国和德国红十字会从纳粹政权控制下的灾难性集权统治中学到的教训。机构最高层是联邦委员会,主要负责在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内部的寻人工作、国家政治代表和国际援助。下设19个地区委员会、480个区分会和4500多个地方分会。

 

 

1915年,27岁的瑞典护士埃尔莎·布伦德斯特伦照顾西伯利亚战争中的德国和奥地利战俘,他们生活在非常恶劣的环境下。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她在德国花了很多时间照顾受伤士兵和平民,她至今仍是激励德国许多人道工作者的人物。
Photo: ©German Red Cross

在国际层面,德国红十字会在50个国家积极开展项目,2012年的资金来源一半靠捐款,一半是拨款。

德国具有悠久的捐助传统,在这个国家里,红会的捐款收入大幅波动。2004年印度洋海啸之后,德国红十字会收到捐款总额为1.683亿美元,而2012年由于幸运的是该年度自然灾害较少,收到的捐款总额为3380万美元。因此,确保红十字会活动的独立性,仍然是个持续挑战。

“当我们开 展工作时,我们
总是不断问自己:我们在这里
工作,是否遵循七项原则?它们
哪里与现实发生冲突?我们可以
或应该在工作方式上做哪些改变?”

约翰内斯 · 沙德
41岁,德国红十字会
志愿者

41岁的约翰内斯·沙德就提出了这个问题。他是一名外科急诊医生。他哥哥克里斯蒂安,今年53岁,是斯图加特地区联合会的《日内瓦公约》代表。

兄弟俩住在一幢大房子里,这里离1863年第一个红十字机构成立地仅有数公里,家里十个兄弟姐妹中还有四个和他们住在一起。这个家族很早就与红十字会有着深切的联系:他们的父亲是一个随时待命小组负责人,他非常喜欢带孩子们去参加红十字圣诞晚宴。

他的儿子克里斯蒂安是一名教师,而约翰内斯是一名外科医生。他们为红十字奉献了大量时间,比如克里斯蒂安为红十字会服务长达40年。

他们家地下室的藏书,放在任何一家图书馆中都会脱颖而出。这里几乎涵盖了有关红十字基本原则的历史和传播史的所有书籍。

珍 宝

这些藏书中的珍本是一本名为《红十字和日内瓦公约发展史》的德文原版书,由来自斯图加特的鲁道夫·穆勒撰写,他在1897年发现了贫困潦倒的亨利·杜南,帮助人们了解杜南的事迹,并帮助杜南在1901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两兄弟中的弟弟约翰内斯还收集了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记录驻外援助活动的书籍:从肯尼亚到加沙,从伊拉克向海地。他刚刚从中国回来,在那里为中国特种兵提供了备灾培训。

“如果你问我,未来最大的
挑战是什么,我的回答是继续在
灵活和现代的框架下呼吁更多年
轻人投身红十字工作。”

弗里德 · 弗里斯林
红十字会斯图亚特
分会地区主任

两兄弟都熟知德国红十字会历史,并展现出惊人的贯通古今的能力。

当谈话转向殖民时代,并具体谈到纳米比亚赫雷罗起义(1902年反抗德国残酷殖民统治的起义)时,这两兄弟指出,德国红十字会(即使有过)也确实很少救护受伤的非洲人。

带着内在固有的种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德国红十字会的领导层是否早就知道纳粹政权希望带给该组织什么?两人都点头赞同。

克里斯蒂安说:“就是这样。这是我们学到的教训:永远不要让自己成为受制于一体化政策之类的东西。相反是要始终竭尽所能,确保红十字会基本原则得到尊重。”

约翰内斯·沙德表示赞同。“当我们开展工作时,我们总是不断问自己:我们在这里工作,是否遵循七项基本原则?它们哪里与现实发生冲突?我们可以或应当在工作方式上做哪些改变?此外,如果我们将性别平衡付诸实践,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始终确保妇女在战地医院能够和男人一样尽快获得医疗服务。

他继续说:“除了必须牢记我们的角色和国家红会的作用等方面受到的限制外,一些问题可以直接解决掉。如果德国红十字会被问及是否会在德国军队撤离阿富汗时接管昆都士(军事)野战医院,答案只能是‘不’。我们的中立性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先决条件。”

克里斯蒂安解释说,即使在和平宁静的斯图加特,该原则同样适用:“每次救护车出任务,都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得到医疗服务。一视同仁地对待每个人:带面纱的女人、德语不好的人、醉汉和教授。”



1867年,德国红十字会救护车。 Photo: ©A. Vennemann /German Red Cross

每个开始为德国红十字会做志愿者的人都必须参加介绍性研讨会来学习基本原则和国际人道法的基本知识。

克里斯蒂安表示:“2006年世界杯足球赛之前,我必须努力工作,确保我们的工作人员得到适当培训。”他们必须知道,体育场内的东西不都是那么和平的,每个人都应该不受歧视地得到帮助,包括在与厄瓜多尔的足球比赛后使警察们忙碌不堪的英国足球流氓,也只有红十字会志愿者敢接近他们。

2011年,修建新火车站的计划在斯图加特引发了大规模示威。克里斯蒂安·沙德回忆说:“当时有150人受伤,包括学生、警察和蒙面暴徒。所以,你必须让每个人都明白,人人都有同样获得救护的权利。”

可能正是这一工作方法吸引他们加入红十字会。克里斯蒂安表示:“这有我内心深处认同的东西,我无力改变世界,但我可以为受伤害的人提供帮助。”

这类问题常常在巴登-符腾堡州高层领导中得到讨论。每年,德国红十字会与联邦国防部和国际和平与武装冲突法研究所共同主持会议,参会者能够与媒体和战争、冲突或新形式战争中的人权等方面的专家交换意见。

今年,对无人机日益增加的依赖被提上议程。此外,为纪念成立150周年,德国红十字会巴登-符腾堡州分会发表了一系列有关国际人道法现今面临的挑战以及德国红十字会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未来的文章。

为什么这类周年纪念在这个对运动历史如此核心的地区对于红十字会成员如此重要?巴登-符腾堡州地区协会新闻官员乌多·班格特说:“周年纪念提供了内在推动力。工作人员感到受尊重、被重视、有更多人知道他们的工作。这进一步加强了合作和自信。”

下一代

这也可能有助于激励下一代红十字会志愿者,尽管面临一些重大挑战。在巴登-符腾堡州,从全国角度来看,这样的承诺还是好的:全国40万志愿者中有大约5万人活跃在该地区,大大高出全国平均水平。

但什么使他们成为志愿者?班格特在一本纪念150周年的出版物上描述全国各地的志愿者时说:“其中大多数人都有某些类型的重要经历。可能是近亲的去世,亦或是他们目睹过某个灾害并感受到自己需要帮助。”

但班格特尽力提醒,巴登-符腾堡州红会并不是完美的。无论是这里还是德国其他地方,相对于大城市而言,红十字会从乡村招募的志愿者更多。下一代管理层是令人关注的重点。

今天,德国红十字会已经是可以独立在世界各地开展人道行动的国际救援组织。2004年印度洋海啸之后,在苏门答腊岛临时医疗中心,一位德国红十字会医生在照顾一名儿童。
Photo: ©Fredrik Barkenhammar/German Red Cross

“地区主任负责管理300到1200人,几乎不可能由兼职人员担任。在工作人员和进程管理方面的要求巨大。”

红十字会斯图亚特分会地区主任弗里德·弗里斯林补充道:“如果你问我,未来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我的回答是继续在灵活和现代的框架下呼吁更多年轻人投身红十字工作。”

其他挑战包括填补核心活动资金缺口,例如,健康保险、社区和长期救护保障等。弗里斯林表示:“基本条件正变得越来越艰难。多年来,我们不断使其合理化。现在,我们已经达到极限:毕竟,必须还要有人开救护车。”

珍妮特 · 戈达
珍妮特·戈达是常驻柏林的自由记者。

 

国家红会大事记

人道行动 150年

注:大事记时间轴是基于国家红会成立日期来编写的。如欲了解更多有关国家红会何时获得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承认并获准加入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方面的信息,请浏览www.redcross.int

索尔费里诺战役
1859年6月,瑞士商人亨利·杜南目睹了索尔费里诺战役的后果,萌生想法希望创建国家志愿者协会运动来救护战斗伤病员。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成立
1863年2月17日杜南为伤病员所做的不懈努力促成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成立。

 

首个国家红会在德国建立
1863年11月12日 第一个国家红会在符腾堡公国(目前是德国的一个州)成立。次年,巴登、巴伐利亚、汉堡、黑森-达姆施塔特、梅克伦堡-什未林、奥尔登堡、普鲁士和萨克森纷纷成立红会组织,这些地方后来成为德国各州。1921年,这些组织重组,建立了今天的德国红十字会。东德红十字会1952-1991年。

 

第一届国际大会
1863年10月26日至29日第一届国际大会在日内瓦召开,宗旨是确定方法来改善战地医疗服务并建立援助伤病员的国家红会。比利时红十字会 1864年2月4日

 

西班牙红十字会
1864年3月2日

 

法国红十字会
1864年5月25日

 

意大利红十字会
1864年6月15日

 

首部《日内瓦公约》
1864年8月22日,《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境遇公约》在日内瓦签署。

 

葡萄牙红十字会
1865年2月11日

 

瑞典红十字会
1865年5月25日

 

挪威红十字会
1865年9月22日

 

瑞士红十字会
1866年7月17日

 

俄罗斯红十字会
1867年5月3日苏俄红十字会成立,1992年7月1日更名为俄罗斯红十字会。

 

荷兰红十字会
1867年7月19日

 

奥地利红十字会
1867年5月17日

 

土耳其红新月会
1868年6月11日

 

英国红十字会
1870年8月4日成立国家救护协会,1905年更名为英国红十字会。

 

丹麦红十字会
1875年4月27日

 

黑山红十字会
1875年11月29日成立,2006年6月12日重建。

 

塞尔维亚红十字会
1876年1月25日成立; 1921年7月29日至1933年 7月25日,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王国红十字会;1933年7月25日至 2002年,南斯拉夫红十字会;2002年至2006年12月,塞尔维亚和黑山红十字会;2006年10月27日至今,塞尔维亚红十字会。

 

罗马尼亚红十字会
1876年7月11日

 

日本红十字会
1877年5月1日

 

芬兰红十字会
1877年5月7日

 

希腊红十字会
1877年6月22日

 

克罗地亚红十字会
1878年成立,隶属于奥匈帝国红十字会。1991年10 月10日独立。

 

智利红十字会
1879年成立,1891年解散,1903年重建。

 

斯洛文尼亚红十字会
1879年成立,隶属于奥地利红十字会。1993年1月 26日独立。

 

秘鲁红十字会
1879年4月17日

 

阿根廷红十字会
1880年6月13日

 

匈牙利红十字会
1881年5月16日

 

 

美国红十字会
1881年5月21日

 

 

保加利亚红十字会
1885年1月13日

 

 

萨尔瓦多红十字会
1885年3月13日

 

 

哥斯达黎加红十字会
1885年4月4日

 

 

刚果与非洲联盟
1888年12月31日成立, 1889年得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承认,但从未加入国际联合会;1909年1月26日解散。

 

 

泰国红十字会
1893年4月26日

 

 

委内瑞拉红十字会
1895年1月30日

 

 

南非红十字会
1896年7月22日成立,名为德兰士瓦红十字会。 1899年成立奥兰治自由邦红十字会,并且1900年在 开普殖民地成立了英国红 十字会分会。1913年5月21日独立。

 

 

加拿大红十字会
1896年10月10日成立,隶属于英国红十字会;1909年5月19日独立。

 

 

白俄罗斯红十字会
1896年,俄罗斯红十字会格罗德诺省分会成立。 1926年起加入苏联红十字 会与红新月会联盟。1992 年3月26日独立。

 

 

乌拉圭红十字会
1897年3月5日

 

 

中国红十字会
1904年3月10日

 

 

韩国红十字会
1905年10月27日成立。 1910年被日本吞并后,隶 属于日本红十字会;1947 年至今,韩国红十字会。

 

 

墨西哥红十字会
1907年8月6日

 

 

巴西红十字会
1908年12月5日

 

 

古巴红十字会
1909年3月10日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3

Copyrigh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