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

 

一场悲剧的时刻表

 

内罗毕颇受欢迎的西门购物中心迎来了又一个典型的周六上午,随后索马里一个军事团体将商场变成了一片充斥着混乱、鲜血和恐惧的场所。这是肯尼亚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在现场的精确到分的故事—以及他们将永记的教训和回忆。

07:00:2013年9月21日星期六。救护车司机和医务人员阿尔文娜·布罗伊豪泽 (Alvina Brauhauser) 到达肯尼亚红十字会总部,开始她的调度救护车的周末轮班。她首先敲定了12辆救护车和人员的部署。“有些车去婚宴,有一辆车被安排去西门购物中心举行的一个儿童烹饪大赛。 ”她回忆道。

08:30:红十字会医务人员丹尼尔·布达·卡吗乌 (Daniel ‘Buda’ Kamau) 和梅布尔·那克韦亚 (Mabel Nakweya) 通过无线讲机告知说,他们在购物中心做准备工作。

11:00:紧急应对中心协调员尼克· 图(Nick Thou) 提早来上他的中班。

11:40:紧急电话—仅在救护车无线对讲机不可操作之时使用—响了起来。电话是布达打来的,阿尔文娜马上给他回电。“他开始小声说有枪击发生,他们无法找到梅布尔,他正躲在一辆车下面。”阿尔文娜回忆说。“我能听到射击和孩子们的尖叫声,我可以从他的声音感到他越来越绝望,他平常不是这样的。”

11:50:商场内外的人们开始拨打紧急电话。他们报告说有人受到枪伤或有人被困在商场里面。“这么多电话,电话机都发热了。”阿尔文娜回忆道。

12:15:布达仍与阿尔文娜在电话线上,他确认参加烹饪大赛的人们被枪射击后倒地,还有人扔了手榴弹。“我意识到这是一个重大的危机,所以我致电秘书长,他直接命令我调动所有的团队和救护车到现场。”她回忆道。

12:20:肯尼亚红十字会发出了只有在最严重的紧急情况下使用的‘警报级别5’的通知。尼克和一个第一救援队奔赴现场。

12:30:救护车开去的一路是紧张和沉默的。“没有人说话……我们为布达和梅布尔担心,我们不知道我们即将碰到什么事情,”尼克回忆说。

12:45:布达还在电话上,他告诉阿尔文娜两个妇女在仅几米远的地方被枪击中,他从藏身的车下面可以看到枪手的脚。阿尔文娜再次告诉他救援团队就在路上,鼓励他保持冷静。通话就此断线了。

12:45:当尼克告知他这个悲剧发生的消息时,肯尼亚红十字会社交媒体官员菲利普·奥戈拉 (Philip Ogola) 正在他去橄榄球比赛的途中。他把车停到马路边,并开始从他智能手机上的推特和脸书中收集信息。

13:00:紧急电话继续涌入控制中心,都是家人和朋友向红十字会求助寻找亲人。“所有你能做的就是安抚他们,告诉他们援助已在路上,不必有更多的恐慌,”阿尔文娜说。“记录下姓名和电话号码,把工作做好。”

13:15:在一片混乱和恐慌中,救护车载着尼克和救援队到达了商场外面。惊恐和震惊的人们从商场跑出来,分散在四面八方,空中传来阵阵枪声。尼克和他的救援队被迫躲在救护车后面。

13:30:秘书长阿巴斯·格莱特 (Abbas Gullet) 到达现场,在一片枪声中他把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们召集到一起。经决定一个红十字小组被派往烹饪大赛举办地的屋顶停车场。“还没有人能到达枪击现场,所以我们知道我们是受伤的人的第一个希望,”尼克说。

13:30:现在回到总部,菲利普通过社交媒体关注事态发展。“人们开始从购物中心用推特向我们的账户发信息,有的人被困在了屋顶,有的人藏了起来,有的人需要急救”。

13:50:阿巴斯、尼克和第一反应救援队小心翼翼地走在通往停车场的楼梯上。“我们已经带上了橡胶手套,并准备了急救包”,尼克回忆道,并补充说肯尼亚红会员工从来不穿防弹衣。“我们慢慢往上走,弯着腰,因为枪击还在继续”。尼克记得自己努力保持平静。“我对自己说,如果我不干这行,谁会干呢?”

14:00:菲利普和肯尼亚红会新闻官员彼得·欧塔 (Peter Outa) 赶往现场。“我的电话响个不停,都是从媒体打来的,但是因为每个人都很忙,我要想得到什么信息只有亲自去现场。”彼得说。

14:00:救援队到达停车场。“我们到达屋顶后可以看到有尸体……但也听到有人求救,所以我们马上开始了检伤分类及医疗后送。”尼克说。

14:05:肯尼亚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从以色列红大卫盾 (Magen David Adom) 那里学过急救原则,尼克和救援队应用此原则为伤者实施急救,并开始将他们运上往来穿梭的救护车。枪声继续从购物中心传出。

14:10:找到了布达和梅布尔,两人没有受伤。消息通过无线对讲机报告给了总部。

14:20:当持枪匪徒在购物中心四处走动时,屋顶上的救援队小组迅速展开工作进行治疗和后送伤员,警察和更多的红十字工作人员赶到现场。一支没有爆炸的手榴弹被发现在停车场的后墙处。“我们就用购物车把它围了起来,继续治疗伤员”。尼克解释说。

14:30:菲利普和彼得两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急救员,他们一到停车场就开始救助伤员。“我们为一名遭受枪击的妇女做了心肺复苏,”菲利普解释说,“她没有得以幸存,她死后几秒钟手机就响了。我接了电话,是她丈夫打来的”。

14:40:大多数伤员都被从屋顶送走了,现在开始处理尸体。一名当地人提供了一辆小卡车,这样尼克和他的救援队开始将尸体放进小卡车后面。

15:00:屋顶清理干净了,阿巴斯、尼克和救援队决定和肯尼亚特种部队一起从一个防火门进入第四层楼。“我们小心地下到第三层楼,因为我们还能听到有枪声”,尼克回忆说。救援小组分成两组,试图寻找伤者或是那些躲在商店里的人,并把他们带到了安全地带。

15:00:同时,彼得和菲利普从楼梯下楼并来到了楼前面,帮助那些还在逃亡的人们。“当我看到人们从门口哭着跑出去时,我真的受得了冲击”彼得说。“孩子们被吓坏了。我知道我要保持镇静,因为人们从我们身上寻找力量和希望”。

15:15:救援队员再次告知人们可以安全离开了,并引导他们到出口处。有几个人受了枪伤需要紧急援助,其中包括警察。“当务之急是用纱布或止血带止血,把他们抬上担架并送到外面的救护车上”,尼克说。尼克正在救护的一名青年男子死去了。

16:30:所有能见到的伤员和尸体都被移出了购物中心,救援人员离开了大楼并加入到外面的志愿者中,他们正等着接纳最后一批幸存者,把他们带到安全地点。尼克精疲力尽,麻木不堪,他加入到马路对面新搭建的红十字创伤中心的同事中。

17:00:梅布尔回到总部。“我拥抱了她一下,她哭了”,阿尔文娜回忆说。

作者:杰西卡 · 萨拉班克 (Jessica Sallabank) 杰卡·萨拉班克是驻伦敦的自由撰稿人,曾担任IFRC新闻发言人。



当密集的枪声从西门购物中心再次响起时,肯尼亚红会的急救人员在救护车旁边卧倒。
Photo: ©Sayyid Azim/Associated Press


 

 

 



红十字工作人员,包括秘书长阿巴斯·格莱特右) 是第一批赶到现场为购物中心内部和附近的伤者提供急救的。
Photo: ©Jeff Angote/Associated Press

 

 

 

 



购物中心停车场上许多人在车里或者附近被枪击中。肯尼亚红会的志愿者和急救人员加上路人,竭尽全力在悲剧发生的第一时间救助伤者。
Photo: ©REUTERS/Goran Tomasevic

 

 

 

 

 



悲剧发生一个小时内,肯尼亚红会派遣了12辆救护车到现场。
Photo: ©Kenya Red Cross

 

 

 

 

 



悲剧发生后七小时内,肯尼亚红会在附近公园搭起了一座帐篷,开始从几万名聚集此地想提供帮助的人们身上采血。
Photo: ©Riccardo Gangale/IFRC

西门枪击案之后的生活

对肯尼亚红十字会来说,那天发生在西门购物中心的意外而震惊的事件为赶到现场的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以下是汲取的经验和教训。

对于肯尼亚红会的协调官员尼克来说,信息沟通十分重要。“信息沟通十分重要。”他说,并解释说这不仅能为公众及同事间提供信息,清晰而镇定的信息沟通还对保持对趋势的控制和避免慌乱十分重要。“实施急救时,总是先要介绍你自己,保持冷静,并告知当事人援助就在路上”。

对任何紧急应对来说,准备十分重要,所以第一救援队要参加复训课程,特别是关于在危机中和恐怖事件中如何处理伤员、管理危机、检伤分类及医疗后送、还有急救培训,他说。

但是一起严重危机发生后的阶段也很重要。许多员工和志愿者经历西门枪击后出现了创伤后应激反应。有些人仍然怕去拥挤场所,听到大的砰砰声会畏缩。其他人则很难再回到工作岗位。“西门枪击对整个团队是大开眼界的,”救护车司机兼医护人员阿尔文娜·布罗伊豪泽说。“这是为什么我们的急救小组和志愿者进行了后期心理宣泄,这对他们有所帮助。”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4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