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

 

为作战编程

 

自动武器和机器人武器只是技术如何改变作战方式的一个例子。人道工作者和战争规则跟得上吗?

2013年5月,一架标准战斗机大小的有翼无人机从布什号航空母舰甲板上腾空,在美国华盛顿特区旁的海岸进行首航。

这架称为X-47B的无人机的体型很大,使得其飞行距离比现已投入使用的更为人知的掠夺者无人机 (Predator drones) 更长,其能够在军舰上起降的能力意味着它可以用于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地方。

但是还有一样使得无人机更独特,甚至具有历史意义。据美国海军称,这架X-47B无人机的设计使其“可以按照输入的程序执行任务,人类完全不用介入”。与目前投入使用的无人机不同,此种武器可以被自动化。在本质上,这是一个带有翅膀、枪和炸弹的机器人。

“这就是未来之路”,美联社引用美国海军少将马特·温特 (Mat Winter) 的话。

X-47B无人机并不是唯一一个处于设计阶段的武器。许多国家不论其军队大小,都在发展类似的飞行武器系统,既可以远程控制 (类似目前在用的无人机),而且还具有自主功能。

高速冲突

它从军事角度来讲有许多优点。无人战斗机可以飞往防御领空而不使飞行员处于危险,可以更快速地调动,并且做足以使人类飞行员受伤或致命的急转弯。它们可以比传统战斗机飞得更快、更久、更高。那些预先输入程序的或自动化的无人机能够在与指挥中心通讯中断的情况下继续执行任务。

同时,一项类似的革命也在陆地上进行着。在过去的15年间,数以千计的机器人被部署到冲突中,例如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大部分是用来引爆简易爆炸装置。但是在2007年,在伊拉克实验了一具可以用来携带武器的改良机器人。

从那时起,中国、以色列和俄国也研发了武器化地面机器人系统,其它国家纷纷效仿。他们形式各样:有些只比遥控玩具大一点,有些大小像大型卡车。一般装有坦克履带或大号轮子、许多可以完成简单任务的功能手臂、装有可灵活操纵的摄像头、红外线或夜视能力以及武器。

它们的任务五花八门。它们可以进入敌军占领的建筑或领地进行侦查或攻击,大部分这样的系统由远程遥控。专家做出预言,地面机器人迟早也可以按输入的程序自主执行使命。

据许多专家指出,现今人工智能的进步代表了战争科技的飞跃,正如20世纪上半叶航空技术的出现。但是这次涉及到的不仅是拥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国家。

“如今我们肯定看到了一大批拥有高新技术的行为体,尤其是当价格更低廉使用方法更简易的时候”作家彼得·W·辛格 (Peter W. Singer) 在最近一期《红十字国际评论》中如是说,他也是华盛顿布鲁金斯研究所21世纪安全与情报中心主任。

“当用一个iPhone应用程序就可以使一架微型无人机进行飞行时 (现在已成为可能了),接下来很快很多人就会使用了。”辛格说。他著有《为战争连线:机器人革命及21世纪的冲突》一书。

机械化特性

所有这些已经严重影响了冲突和国际力量均势可能演化之路。有些人如英国的计算机与机器人专家诺埃尔·夏基 (Noel Sharkey) 担心我们被卷入新一轮军备竞赛,这些武器相对来说更小、更便宜、更便于使用,但是极难进行规范。“每个人都会拥有这项技术。”夏基说,他注意到消费者和工业市场对机器人技术的驱动和军费预算一样大。

这就是为什么夏基反对任何时侯都不受人类控制的武器系统,他觉得新条约法是确保此点的最佳方式。几个国家已经出台政策声明,指出人类要全程参与具有自主行动能力的武器的部署过程。“但是这意味着什么?”夏基问道。“这是说某人按下按钮,然后机器就接管下去?”

从根本上,夏基主张说这不是一个法律问题,却是一个关乎我们基本人性的问题。“我们不能委任一个机器去做出杀人的约定。让一个机器决定杀了你是最伤尊严的事。”

对人道工作者来说,机器人、自动化或自主性武器系统也提出了严肃的问题:随着这些机器瞄准和射击功能的自动化,这些高效杀人武器能够进行一面是战斗员和军事目标、而另一面是平民的必要区分吗?

正如有些人预言的那样,如果自动化超音速战斗机急遽加速了冲突的进程,人类会在下一代战斗的闪电般速度中做出关于识别并保护平民的稳妥决定吗?或者连那些决定也可自动做出?

而且如果一个自主的或自动化武器真违反了战争规则,是谁来负责?是将无人机或机器人派往战场的指挥官,还是机器人运行软件的生产商?

这些问题在学术界、军事界和和平倡导人士间引起了激烈的辩论。当一些人呼唤规则、新条约法、甚至暂停或禁止这些武器时,ICRC呼吁各国履行它们在《日内瓦公约》及其《附加议定书》中的义务,在研发和使用所有新武器系统前确保其遵守《国际人道法》(IHL)。

围绕当今使用的无人机已经引发了许多法律、道德和政治问题,最显著的是美国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也门开展的打击行动。但是大多数论及IHL以及目前无人机执行任务的问题是关于那些武器的使用方法,而不仅是科技本身。其关键因素在于如今人类仍然在无人机执行任务时施行全面控制,尽管位置远离战场。

关于自主性武器,法律等式发生了变化,辩论更集中在科技以及其能力上。“这样的武器应该不仅能够区分战斗员和平民,而且要能区分活跃的战斗员和丧失战斗力的战斗员,以及直接参与敌对行动的平民和武装平民,例如执法人员或猎人。”ICRC表示。

一件自主性武器也应该遵守比例性原则,即要求一个向军事目标发起的进攻所预计的附带平民伤亡与预期的具体及直接的军事利益相比不可过大。当发起进攻时,此武器也应有能力采取预防措施以最大限度减低平民伤亡。

夏基认为,可以使计算机做出这些区分和预防的科技还离现实很远。他说:“如果你有一个完全清晰的环境,例如一片开阔的沙漠和一辆坦克,你也许能够让其分辨坦克的形状并进行攻击。”

但是哪怕在稍微复杂一点的环境,例如一个村庄中心或居民街道,计算机就无法在散布
着建筑物、汽车、树和人的背景下区分多个变化的形状,他接着指出。

当武器系统自动化或半自动化后 (例如程序编为执行一系列特定的、预先设计好的攻击),问题就不同了。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已经决定了目标。但是如果局势发生变化呢——当任务启动时,一辆校车突然停在了你的目标前面?系统也许可以允许人类这时代替机器做决定,但是如果敌方势力阻断与武器间
的通讯 (这是在战争中经常发生的状况),那就会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然而,一些国际人道法专家反驳说这种情况可能已经在投入使用的非自主性武器中出现了。例如:当一个远程巡航导弹被发射后,地面局势可能在导弹发射到其击中攻击目标的这
段时间内发生急剧变化。

人道的丧失?

确实,不是所有的机器人专家和人道法专家都同意自动化或自主性武器系统总与人道价值相违背的说法。当人工智能发生进步,有些人主张机器人在理论上可以被程序设计成遵纪守法——某种程度上——比人类还具有人性,尤其在高压和情感要求高的战场环境中。

这个层次的自动化还只是科学幻想,一个更具体更直接的例子是导弹防御系统,它已被用于识别、锁定并击落入侵导弹,其速度远超人类的作战能力。有些专家问道:阻止一国为保卫人民使用自动化武器防御密集型导弹入侵是否公平?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然而实际上,各国并不会很快就规范这种新兴技术的条约法达成一致,威廉·布思比(William Boothby) 如是说。他是新型武器和国际人道法国家审查程序方面的专家。

一个原因是军方一般不倾向于透露他们真正的技术能力,以便在将来的冲突中占上风。“如果其他人知道了这种武器及其用法,就会失去一部分到手的先机。”布思比说,他最近撰写并出版了新书《冲突法:新型武器技术的影响,人权和新兴行为体》。

“所以,这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情况,”他补充道,“哪些国家会对连特性还不知道的事物立法呢?对还没有达到一定成熟度的事物进行风险与机会评估是很难的事。”

对布思比来说,这就是为什么说国家增强它们按照条约法要求对每一个新型武器系统进行法律审查的能力是十分关键的。“大约170个国家签署了进行新武器审查的条约法,仅有大概12个系统地进行定期审查程序。”他说。布思比承认即使进行审查,这个系统也不完美,特别是由国家自己评估他们自己的武器系统。但是他辩驳说这是一个重要且必要的步骤。

不管对机器人武器的立场怎样,人道部门早就应该给予其更多的关注,武器专家彼得·辛格辩称,并说当他第一次开始与人道组织谈论新兴技术时“他们没有一个人准备好或愿意谈论类似掠夺者无人机的技术。”

“同样的现象正在上演,这次是围绕目前技术的发展。”他在《红十字国际评论》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人道社会于事后应对已经存在并投入使用的东西。因此其影响力并不大,因为人道社会直到事件尘埃落定才参与进来。”

一个原因可能是人道组织总是极度繁忙,忙于应对当前的暴行和违法行为,其中很多使用的是低科技的常规武器——从大砍刀到自动步枪。辛格指出,从更深一层讲,所有这些提出的问题都超出了国际人道法范围:“底线问题是,到底是我们的机器被战争化了,还是我们人类才是真正被战争化的?”

作者:马尔科姆 · 吕卡尔 (Malcolm Lucard) 马尔科姆·吕卡尔是红十字红新月杂志编辑


试验中的英国制造的“雷神”隐形战斗无人机 (Taranis stealth fighter drone) 于2013年在英国的跑道上进行滑行实验。“雷神”将可以按预定程序避开攻击并选择目标,但是制造商和英国政府坚持“雷神”被设计为由人类操作,其目标总会在发动攻击前经由人类操作员进行复核。
Photo: ©Ray Troll/BAE Systems

 


有自主功能的武器并不是新生事物。地雷 不需要人的运作。
Photo: ©REUTERS/Nita Bhallia

 


而更精致的机关枪不需要人的直接控制就可以定位目标并开火。
Photo: ©REUTERS/Pichi Chuang

 

这些高效杀
人机器会能够一
面对战斗员和军
事目标,另一面
对平民做出必要
的区分吗?

 


防御性导弹系统 (中) 可以自动做出快速攻击的决定。
Photo: ©REUTERS/Darren Whiteside

 

 


如今研发的武器形式多种多样。美国空军X-47B无人驾驶隐形战斗机 能够执行预定程序的任务。
Photo: ©REUTERS/Rich-Joseph Facun

 

 


专家称昆虫大小的“纳米无人机”可以按预定程序执行任务并对战场上发生的状况作出反应。 Photo: ©REUTERS/Skip Peterson

 

 


2012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名美国士兵在美国海军基地的一个军事博览会上观看一辆武装的机械车,其名为高级模块武装机械系统 (Modular Advanced Armed Robotic System),简称MAARS。
Photo: ©REUTERS/Mike Blake

 

 


很多国家已经研发隐形无人战斗机很多年了。这个摄像师拍摄了一架拟建造的中国无人战斗航空机模型,绰号为“暗箭”。
Photo: ©REUTERS/Bobby Yip

 

 

人道行动150周年

随着《日内瓦第一公约》今年进入第150个年头,红十字红新月杂志探索了国际人道法的未来,以及新型武器和援助科技将对人道行动和战争规则的影响。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4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