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

 

等待出击

“子弹可以在和平协议签署后停止飞啸,但是地雷和战争遗留爆炸物却不一样,它们躺在地下,等待时机随时准备不加区分地出击。”作家兼摄影师马克·詹金斯在他的摄影展介绍中如是写道。这些作品摄于波黑、伊拉克、老挝、莫桑比克以及尼加拉瓜,记录着人类为这些恶性武器所付出的代价。他在注释中说,被这些武器伤害的大多数是平民,其中几乎一半是儿童——他们是在玩耍、放牧或捡柴时被炸的。自从1997年通过了《关于禁止使用、储存、生产和转让杀伤人员地雷及销毁此种地雷的公约》以及2008年通过了《禁止集束炸弹公约》之后,全球的受害人数已经有大幅下降。但是还是有很多地方依然需要清理,每年还有很多人因此丧生或受伤惨重。这里仅展示几张惊人并有说服力的图片,它们捕捉到幸存者的痛苦和自强不息,以及那些努力减少苦难的人们的热情。欲观看全部展览请登录www.icrc.org.

博纳法乔·梅齐亚,57岁,1987年在莫桑比克内战期间 (1977年至1992年) 被一枚杀伤人员地雷夺去了左腿。梅齐亚继续务农,渐渐培养了出色的平衡能力。每天,他的妻子帮他拿着锄头,他一瘸一拐地去他的花园,每趟要花45分钟。 Photo: ©Brent Stirton/Getty Images

2006年1月,当萨贾德· 法勒4 岁时,他和三个哥哥发现了一个没有爆炸的集束炸弹,就玩了起来。随后的爆炸夺走了萨贾德两个哥哥的性命,撕裂了他弟弟的腹部,并致使萨贾德的双腿截肢。他正在伊拉克纳贾夫的ICRC康复中心等待检查。 Phot: ©Marco Di Lauro/Getty Images

胡安·拉蒙·洛佩斯,55岁,曾是一名排雷工,1998年他在尼加拉瓜和洪都拉斯边界处的一个咖啡种植园工作时,一枚杀伤人员地雷炸掉了他的一条腿。第二年,他在另一片区域扫雷时,一枚地雷炸掉了他的另一条腿。现在他在一个金矿当矿工,用残肢站在水流中,双手浸泡在布满碎石的水中,他的义肢和金属拐杖留在岸上的一堆树叶中。 Photo:©Sebastian Liste/Getty Images

2013年11月的波黑,12岁的米尔扎·斯马伊洛维奇、12岁的丹尼斯·梅尔扎诺维奇、14岁的阿伦·科纳科维奇、还有12岁的贾斯明·西德兰 (从左到右) 在和他们的朋友,10岁的米尔扎·梅尔扎诺维奇 (丹尼斯的表弟) 一起玩。他们在溪水中发现了一袋武器,米尔扎组装出一个枪榴弹,向一面墙上打去。爆炸害死了他,这四个男孩也受了伤。Photo: ©Sebastian Liste/Getty Images

9岁的梅克拿着索马科·托埃12岁时的遗照,他是被一件未爆炸武器杀害的三个男孩之一,当时他们想用自行车把这件武器驮回家。在美国越南战争期间,即1963年至1972年间,共有超过2.7亿集束炸弹被投放到老挝。Photo: ©Veronique de Viguerie/Getty Images

Nine-year-old Mek, holds the portrait of Somak Toe, 12, who was one of three boys killed by an unexploded ordnance they were carrying home by bicycle. More than 270 million cluster submunitions were dropped on Laos during the Viet Nam/US war, which ran from 1963 to 1972. Photo: ©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4

Copyrigh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