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杂志首

 

无声的杀手

 

登革热本来在世界许多国家濒临灭绝,现在却正经历一次致命的卷土重来。专家表示只有持续有力的努力才可以终结这一可预防性疾病。

当谈到从传染性疾病中抢救生命,常识往往是最好的解药。亚力杭德拉·门多萨 里韦拉生活在靠近尼加拉瓜太平洋海岸的利昂,她亲身经历了这一点。她相信尼加拉瓜红十字志愿者给她带来的有关登革热的信息救了她两个孩子的命,一个是奥斯玛丽,2岁;一个是弗朗西斯科,12岁。

“两个孩子都发高烧,所以我们去了保健中心,因为……我害怕是登革热。”她说,“他们要求我做检查,后来确诊了。”

多亏红十字的来访,门多萨 里韦拉说她也更加注意家里的清洁,“我把从讲座中学来的每一点都付诸实践。”她说,“比如说保持蓄水托受到保护,清扫我的院子,给水桶盖上盖,谨慎小心并时刻保持干净”。

登革热是一种由蚊子传播的病毒性感染,会引起貌似流感的疾病,有时可以发展成为威胁生命的重症登革热。在罹患登革热的病患中约有2.5%会死亡。若缺乏恰当的防护保健医疗服务,死亡率可攀升至20%。

2013年在尼加拉瓜的疾病发作中,截止到6月份有14人死亡,57例重症患者和4000人感染登革热病毒,当局证实与往年相比登革热病例的增长为300%。

“现在红十字志愿者每周两次来帮助我们,我们已经能更频繁地熏烧和清除垃圾,这样就可以消灭传播登革热病毒的伊蚊——在其水栖阶段将其消灭。”西尔维奥·皮拉多说。他是利昂马尔派西略保健中心的技术员,擅长虫鼠疫传播疾病。

受登革热和重症登革热影响最严重的是亚太地区、美洲、非洲和东地中海的热带和亚热带国家。在过去的50年间,登革热从9个国家蔓延到100个国家,成为蔓延最快的病媒传播疾病。

一种可预防疾病

但是它不是不可避免的。“在二十世纪50年代60年代间,泛美卫生组织通过大众卫生策略对抗登革热,并在美洲国家成功减少了这种疾病,一些地区甚至成功灭绝了这种疾病。”IFRC副秘书长沃尔特·科特解释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势头一去不返。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登革热疫情的国家,例如巴西、哥伦比亚和墨西哥,如今却位列全世界十大流行最严重的地区。

现今,几乎世界的一半人口生活在流行登革热的国家。发病数量从二十世纪60年代每年15000例,已经上升至今天的约3.9亿例。登革热曾经被视为城市及城市周边的疾病,现在却迅速扩散,成为农村地区的一大挑战。

例如在哥伦比亚,发病率从90年代的十万分之5.2,攀升到过去5年间的十万分之18.1。病例数量增加的原因是人口增长、无规划的城市化、不良的环境卫生、日益频繁的长途旅行以及低效的蚊虫控制。

安全缺失、流离失所和暴力局势也能推波助澜。在2013年登革热暴发期间,哥伦比亚考卡省瓜比市3万居民中将近80%受到了传染,却无法获得安全饮用水。城市没有废物处理系统或污水处理厂,所以大多垃圾直接倾倒在河中或倒进大海。

类似的,当巴拉圭在2011年遭受最严重一次登革热暴发时,有38206例确诊病例,报导死亡病例62例,成为最高病例数和死亡率。受侵袭的不仅有上巴拉那郊外的地区,还有国家首都周围的城市群,蜿蜒的城市带内坐落着10座城市,住有2百万居民。

城市滋生地

城市郊区新兴社区人口密集,缺乏固体废物管理服务,供水和污水排放系统也有所欠缺。同时,携带登革热病毒的蚊子能在任何地方进行繁殖,从建筑工地的小水坑、饮水桶、地漏里的死水,到家中的花瓶。

国家红会、IFRC和其它应对登革热的组织表示,现在是时候对方式方法进行大刀阔
斧的改变。要想根除登革热,就必须将阶段性单独的登革热清除运动变为全盘协调的长期努力,目的为根除滋生病毒的环境。

例如,赈灾应急基金(DREF)为许多红十字红新月会的工作提供资金,在应对疫情暴发等紧急情况时快速拨款。这些资金的注入在许多国家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减少了疫情暴发的损失,且有长期帮助国家红会的余效,使它们同其他地方性和全国性的组织一道,建立补给站,提供物资和材料,并为进行中的干预进行知识传播和能力建设。

但是他们还不足以使对付登革热的努力持续下去并防止下一次的暴发。卫生官员表示真正需要的是长期投入在综合项目和社区层面的举措,从而引起长效的行为转变。

这些活动的大部分已经由红会完成了。现在只需要加大规模。例如,巴拉圭红会与各大城市及保健中心互配合,清除蚊子滋生地,改进环境卫生并发现疑似病例。它也通过社会干预和教育,支持卫生部和各市政府组织的预防措施。国家红会也利用多种大众传播渠道开展登革热介绍交流活动。

实践的回报

同样,在萨尔瓦多,登革热的预防是挪威红会资助的卫生项目的一部分,处理社区层面的预防性保健和环境卫生。国家红会与当地基层卫生单位和其它组织联手,参与了大扫除活动、净化水源、熏烟消毒和预防性保健研讨会。同时进行的项目有口腔卫生服务、两性及生殖健康讨论以及营养评估,等等。

预防方面的努力也常常是应急响应的一部分。例如在2014年7月,萨尔瓦多当局发现了另一蚊媒传播的疾病“基孔肯雅症”,并拉响了黄色警报。IFRC从赈灾应急基金中拨款18万4千美金以支持国家红会遏制这突如其来的暴发,并预防基孔肯雅症和登革热进一步的流行。

在坚持进行预防努力的地区,证据显示,时间和财力的投入产生了回报。例如在2001年间,马尔代夫的登革热病例记录为2909例。马尔代夫红新月会通过其志愿网络,在学校进行宣传,在社区开展大扫除活动,还分发传单、教育和宣传材料。到2013年年底,国家红会开展工作的10个珊瑚环岛中有8个,其登革热病例减少了155%。

作者:盖耐克·迈耶斯和恩里克格瓦拉
盖耐克·迈耶斯和恩里克格瓦拉是IFRC美洲代表处的传播官员


2014年8月,巴拉圭红会教师塔蒂阿娜•玛琳教给哥斯达黎加学校的儿童们怎样预防两种蚊媒传播的疾病:基孔肯雅症和登革热。这是哥斯达黎加红十字会开展的项目的一部分。Photo: ©Vladimir Castro/IFRC

 

 

 

 

 

 

 

 

 

 

 

 

 

 

 

 

 

卫生官员表
示真正需要的是
长期投入在综合
项目和社区层面
的举措, 从而
引起长效的行
为转变。

 

 



 

Top

Contact Us

Credits

Webmaster

©2014

Copyright

S